预防性使用抗生素

2024-06-10 版权声明 我要投稿

预防性使用抗生素(共10篇)

预防性使用抗生素 篇1

1 资料与方法

1.1 研究对象:

选择2010年1月至2013年5月我院产科剖宫产产妇616例, 排除急性感染性疾病、严重糖尿病、免疫功能低下等慢性疾病, 排除前置胎盘、胎盘早剥、产后出血、重度子痫前期等高感染因素产妇。

1.2 分组和方法:

根据用药方法不同分两组, 2010年1月至2010年12月产妇318例 (A组) 为传统用药组。使用头孢替安或头孢美唑 (二代头孢) , 术后当日开始连续使用3 d。2012年5月至2013年5月产妇298例 (B组) 为围手术期用药组。使用头孢唑啉钠, 于术中胎儿娩出断脐后立即静推, 术后使用24 h停药。两组一般情况比较, 差异无统计学意义 (P>0.05) 。见表1。两组均有部分病例存在胎膜早破、羊水污染、临产等易感因素, 两组低感染风险因素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 (P>0.05) 。见表2。

注:※两组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P<0.05)

1.3 观察指标:

①体温:术后间隔4 h测体温直至出院, ≥37.5℃为异常 (排除术后奶胀所致发热) 。②血象:术后第1天查血象, WBC≥15×109/L或N>80%为异常。③切口感染:术后至产褥期内出现的切口感染 (包括切口浅组织感染、深部组织感染和器官/腔隙感染) , 同时排除脂肪液化。④泌尿道感染:有膀胱刺激征, 尿常规检查白细胞异常升高或尿培养 (+) 。⑤产褥感染:术后发热、腹痛;子宫复旧不良, 宫体压痛;恶露时间延长并有臭味;宫颈管分泌物培养阳性

1.4 统计分析:

数据以 (±s) 表示, 采用SPSS13.0统计软件, 两组间差异的比较采用t检验, 当P<0.05时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两组发生切口感染共2例, 其中A组1例 (0.31%) , B组1例 (0.34%) 。两组发生尿路感染共3例, 其中A组1例 (0.31%) , B组2例 (0.67%) 。两组均未发生产褥期感染病例。两组上述指标及术后复查血白细胞总数比较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 (P>0.05) , 见表3。而产后最高体温及体温恢复正常时间, 使用头孢唑啉预防用药组明显低于使用二代头孢的传统用药组,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P<0.05) 。

3 讨论

3.1 剖宫产预防性抗生素使用的必要性:

剖宫产是产后感染的重要病因。相对于阴道分娩, 剖宫产患者的产后感染率增加5~20倍[1]。这就使得剖宫产时预防性抗生素的应用十分必要。产后感染是包括需氧菌、厌氧菌和支原体在内的多种微生物混合感染。从产后感染的子宫内膜培养出的最常见的细菌包括脲原体/支原体, G-杆菌, 肠球菌, 加德纳菌属和厌氧菌。而从感染伤口中分离出的最常见的为脲原体、葡萄球菌和肠球菌。剖宫产时在羊水和羊膜中分离出的最常见的微生物是脲原体/支原体, 它们的存在与剖宫产后增加的3~8倍的子宫内膜炎和伤口感染有关[2]。

3.2 剖宫产预防性抗生素使用的时机和药物选择:

尽管使用预防性抗生素, 仍然有至少10%剖宫产并发感染, 超过15%发热[3]。由于15%~80%的剖宫产术后感染发生在出院后, 所以上述术后感染率被低估的现象普遍存在[4,5]。多年来, 各国妇产科医师在剖宫产抗生素的使用时机及药物选择上, 做着不断的尝试和努力。

在对2009年10月至2010年4月间的美国40个州的MEM (母胎药物) 专科医师常规使用抗生素情况调查, 250份问卷显示95.5%常规使用头孢类抗生素 (其中84.4%使用头孢唑啉) , 不到3%的使用广谱抗生素 (如头孢唑啉+阿奇霉素) 。84.6%在手术前使用, 而15%在脐带结扎后使用。而96%的医师选择单次预防性给药[6]。

研究表明, 细菌造成术后感染需要经历在伤口内定植, 然后在切口内繁殖的一个过程, 危险期为手术切口切开至缝合关闭的这段时间, 有效预防用药的关键时期是致病菌侵入4 h内[7]。而剖宫产前使用抗生素能快速转运至胎儿体内 (如头孢唑林在使用2 h内可进入胎儿) 使胎儿暴露于抗生素, 这可能遮盖新生儿感染迹象及促进耐药菌株的生成[8]。所以ACOG指南推荐剖宫产时在断脐后预防性使用窄谱抗生素如头孢唑林。

预防性抗生素应在细菌接种之前应用或接种后立即应用, 抗生素应用时间延迟, 其预防作用的效果将降低。头孢唑林的半衰期1.8~2 h[9], 可以覆盖整个手术期, 手术后血浆药物水平仍会持续数小时, 这就有助于预防手术部位所致感染。Witt A等对1112例选择性剖宫产患者进行的随机双盲对照研究, 分别是头孢唑啉2 g在切皮前20~30 min给药和脐带结扎后给药及给予安慰剂的前瞻性对照研究, 前2组在产后感染率上无统计学差异, 但与安慰剂对照组比较有差异[10]。

我们的研究表明, 对低感染因素的剖宫产, 剖宫产术中断脐后立即静推头孢唑啉钠1 g, 术后巩固使用头孢唑啉钠1 d, 已经足以起到预防术后感染的作用, 且可以有效的减少术后发热的发生率, 缩短术后发热时间。而使用更高级别抗生素如二代头孢及术后长时间使用抗生素并不能降低术后感染率, 反而会浪费医药资源, 增加患者的经济负担, 特别是可能造成了因细菌耐药而致的“抗生素危机”等不良后果。

摘要:目的 探讨预防剖宫产术后感染的理想抗生素使用时机及剂量, 为临床剖宫产抗生素的选择提供参考方案。方法 选择2010年1月至2013年5月我院产科剖宫产的产妇616例, 根据用药方法不同分两组。A组318例为传统用药组, 使用头孢替安或头孢美唑 (二代头孢) , 术后当日开始连续使用3 d。B组298例为围手术期用药组, 使用头孢唑啉钠, 于术中胎儿娩出断脐后立即静推, 术后使用24 h停药。观察两组间体温、血象、切口感染、泌尿道感染、产褥感染等观察指标间的差异, 评判抗生素的使用时机及效果。结果 两组发生切口感染共2例, 其中A组1例 (0.31%) , B组1例 (0.34%) 。两组发生尿路感染共3例, 其中A组1例 (0.31%) , B组2例 (0.67%) 。两组均未发生产褥期感染病例。两组上述指标及术后复查血白细胞总数比较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 (P>0.05) 。而产后最高体温及体温恢复正常时间, 使用头孢唑啉预防用药组明显低于使用二代头孢的传统用药组,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P<0.05) 。结论 对低感染因素的剖宫产, 剖宫产术中断脐后立即静推头孢唑啉钠1 g, 术后巩固使用头孢唑啉钠1 d, 已经足以起到预防术后感染的作用, 且可以有效的减少术后发热的发生率, 缩短术后发热时间。

关键词:剖宫产,围手术期,预防性,抗生素

参考文献

[1]Gibbs RS.Clinical risk factors for puerperal infection[J].Obstet Gynecol, 1980, 55 (5Suppl) :178S-184S.

[2]Alan TN.Evolving Concepts in Antibiotic Prophylaxis for Cesarean Delivery:A Systematic Review[J].Obstet Gynecol, 2009, 113 (3) :675–682.

[3]Smaill F, Hofmeyr GJ.Antibiotic prophylaxis for cesarean section[J].Cochrane Database Syst Rev, 2002 (3) :CD000933.

[4]Mangram AJ, Horan TC, Pearson ML, et al.Guideline for Prevention of Surgical Site Infection, 1999.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CDC) Hospital Infection Control Practices Advisory Committee[J].Am J Infect Contro, 1999, 27 (2) :97–132.

[5]Opoien HK, Valbo A, Grinde-Andersen A.Post-cesarean surgical site infections according to CDC standards:rates and r isk factors.A prospective cohor t study[J].Acta Obstet Gynecol Scand, 2007, 86 (9) :1097–102.

[6]Doss AE, Davidson JD.Antibiotic prophylaxis for cesarean delivery:survey of maternal-fetal medicine physicians in the U.S[J].J Matern Fetal Neonatal Med, 2012, 25 (8) :1264-1266.

[7]李大魁, 盛瑞媛.治疗指南:抗生素分册[M].北京:化学工业出版社, 2006:133-137.

[8]American College of Obstetricians and Gynecologists.ACOG practice bulletin number 47, October 2003:Prophylactic Antibiotics in Labor and Delivery[J].Obstet Gynecol, 2003, 102 (4) :875–882.

[9]金有豫.药理学[M].6版.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 2002:231-232.

预防性使用抗生素 篇2

择期手术的抗生素应用必要性

尽管外科手术过程是遵循无菌的技术原则的,然而手术过程中总会分离出一些致病细菌,这些病菌来源包括很多方面,比如患者的皮肤毛囊内固有葡萄球菌的菌群。这些病菌传播途径非常多,多种途径都有可能使患者的手术切口感染病菌[1]。无菌手术往往只能减少却不能杜绝细菌感染,所以预防性的抗生素正确应用有着切实的意义,对于以下两种患者有着重要意义:一是手术后有可能发生病菌感染的患者;二是一旦感染就会导致严重后果的患者。

预防性的抗生素如果可以正确应用的话,不仅能够帮助减少患者的手术切口感染率,还可以降低其他部分的感染率,如膀胱炎、肺炎等。所以,目前很多学者都倾向给予抗生素的应用,但一定要用的合适、最终取得利大于弊的结果。

合理选择抗生素

合理选择抗生素,可以保证患者更快地恢复健康,避免遭受病菌的干扰。抗生素合理的应用是以细菌检测作为主要的指标,然而在临床的工作方面,细菌检测在抗生素的应用方面存在着细菌的检出率低、及时性差等诸多客观问题,这些方面做的不够到位。

不管是否对抗生素进行预防性的应用,外科手术的切口感染病菌有很多种,最为常见的有金黄色葡萄球菌,几乎占所有的致病菌40%以上[2]。一般来说,各个种类的抗生素对Ⅰ类手术切口预防性的应用并没有明显的差异性,这意味着清洁手术切口预防性的用药仍然可以首先选择青霉素类药物。在应用青霉素类药物的同时,还可以根据细菌的检出情况以及时下医院的耐药菌群流行情况对抗生素进行合理的更换和剂量调整。Ⅱ类、Ⅲ类切口抗生素的应用,头孢菌素之类预防性的应用效果更好,可以突出的降低外科切口的感染率。

抗生素应当选择性的应用,要针对可能导致手术切口感染病菌来确定。抗生素的理想:具有较强杀菌效果,广谱抗菌作用,较高组织渗透的能力,较好性价比,不良反应较小[3]。临床经验表明,具有上述条件的一些抗生素如果单独应用的话,便可能达到良好效果,也减少了多种抗生素共同应用所产生不良反应较大的缺点,而且联合用药有效性目前尚且没有确切的统计。

抗生素的应用时机

近些年来,医学专家对预防性的抗生素应用时机问题基本上有了比较统一的看法。他们普遍认为,预防性的抗生素应当在手术切口受到感染前又或者是受感染后的短期内应用,也就是在细菌对组织进行侵入时,组织当中的抗生素就已经达到相应浓度,而非手术后在病床上才开始应用抗生素[4]。

相关调查统计表明,抗生素应用时机通常以麻醉前使用药物+手术后的预防性使用所产生的感染率是最低的,这对降低手术切口的感染有着很明显的效果。过去经常是在手术前1天应用抗生素,其实这是比较浪费的,而且也无效,并不会预防病菌的产生。麻醉诱导可以说是应用抗生素最佳的时机,应当根据外科手术的时间长短决定应用抗生素的剂量和种类[5]。

讨论

随着医学专家对抗生素的进一步深入研究,抗生素在外科择期手术的预防性运用方面也取得了一定进展。外科手术有其自身特点,需要采取的抗生素与切口感染程度有很大关系。抗生素的选择如果不当,往往会对手术后的切口感染产生极大影响,不利于患者的病情恢复。临床上应当做好相应护理工作,采取正确的抗生素运用方式,保证医患关系变得更加和谐。

参考文献:

[1]陈晔,叶古祥,顾文军.普外科围手术期预防性应用抗生素阶段的临床调查[J].世界感染杂志,2005,(2):156-157.

[2]朱红艳,罗红,刘学菊,等.外科择期手术预防性应用抗生素的护理研究[J].国际护理学杂志,2007,26(9):935-937.

[3]刘守红,吴昌富,王文艳,等.外科择期手术患者预防性使用抗生素的护理观察[J].南方护理学报,2005,12(7):51-53.

[4]王鲜平,王发强,曹力,等.外科清洁手术预防性抗生素应用探讨[J].中华医院感染学杂志,2000,4(1):66-67.

预防性使用抗生素 篇3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2013年10月-2014年12月在我院门诊就诊的168例烧烫伤面积<2%且创面清洁无明显污染的新近热力伤患者。其中浅二度患者128例,浅二度深二度混合患者40例,其中有水疱且疱皮皮无破损的119例,疱皮部分或完全破损的49例。

1.2 方法

就诊患者烧烫伤创面给予1%碘伏溶液进行创面消毒,将水疱疱液放出,完整未脱落的疱皮回敷于创面,撕脱的疱皮进行剪除,再用无菌0.9%氯化钠溶液冲洗后,用干纱布沾干创面水分。给予外敷湿润烧伤膏油砂,无菌敷料包扎,隔日换药。随机抽取其中84例患者给予阿莫西林0.5g口服每天3次、头孢拉定0.5g口服每天2次、甲硝唑0.4g口服每天3次等抗生素预防性治疗。对照组84例嘱其无需应用抗生素。

2 结果

2组患者烧烫伤创面除有18例因病情治疗好转后未再来就诊,无法得知预后。其余150例患者均在2周内痊愈。其中应用抗生素组78例(52%),对照组72例(48%)。在应用抗生素组的患者中,有左小腿烫伤1例(1.5%),因活动后导致敷料脱落未及时就诊,致创面疱皮脱落,黄痂生成。创周组织红肿,创面疼痛明显,无发热。出现局部感染表现。后经及时的创面清理换药,并继续应用抗生素治疗后,病情很快缓解,创面也于2周内痊愈。未使用抗生素治疗的对照组也有1例患者因自我保护不够且换药不及时,引起创周红肿,创面疼痛明显,变化与应用抗生素组的感染病例相同。后经给予阿莫西林胶囊0.5g口服每天3次治疗后,并及时给与创面换药后病情好转,创面也于2周内愈合。其余病例均无创面感染情况。

3 讨论

抗生素的使用误区 篇4

在中国,几乎人人都吃过抗生素。人们习惯性地称它为“消炎药”,有点儿头痛发热,就自己吃上几片。中国是全球抗生素滥用最严重的国家之一,每年8万人死于滥用抗生素。研制一个抗生素大约需要十年时间,产生耐药菌素却在两年之内,未来呈无有效抗生素可用的可怕趋势。为了扭转滥用抗菌素的现状,世界卫生组织推出了6 项政策一揽子计划,包括与社会多方合作并制定国家计划、加强监测和实验室能力、确保有质量保证的基本药物的连续可及性、减少抗菌素在食用动物中的使用、强化感染预防与控制、支持创新和研发新工具等。那么,抗生素到底是什么,我们对它有哪些使用误区呢?

抗生素的定义

抗生素指由细菌、霉菌或其它微生物在生活过程中所产生的具有抗病原体或其它活性的一类次级代谢产物。其主要是从微生物的培养液中提取的或者用合成、半合成方法制造。

很早以前,人们就发现某些微生物对另外一些微生物的生长繁殖有抑制作用,把这种现象称为抗生。随着科学的发展,人们终于揭示出抗生现象的本质,从某些微生物体内找到了具有抗生作用的物质,并把这种物质称为抗生素,如青霉菌产生的青霉素,灰色链丝菌产生的链霉素都有明显的抗菌作用。

抗生素以前被称为抗菌素,事实上它不仅能杀灭细菌而且对霉菌、支原体、衣原体等其它致病微生物也有良好的抑制和杀灭作用,近年来通常将抗菌素改称为抗生素。抗生素可以是某些微生物生长繁殖过程中产生的一种物质,用于治病的抗生素除由此直接提取外;还有完全用人工合成或部分人工合成的。通俗地讲,抗生素就是用于治疗各种细菌感染或抑制致病微生物感染的药物。

重复使用一种抗生素可能会使致病菌产生抗药性。之所以现在提出杜绝滥用抗生素此乃是原因之一。科学地使用抗生素是有的放矢。通常建议做细菌培养并作药敏试验,根据药敏试验的结果选用极度敏感药物,这样就避免了盲目性,而且也能收到良好的治疗效果。

抗生素的使用误区

如何使用抗生素需要专业人士进行评估,对一般人来说,坚持三不原则能减少抗生素滥用:不自行购买,抗生素是处方药,需经过医生的判断再使用;不擅自停药或减量,抗生素并非用量越少越好,不足量使用更容易催生耐药;不追求新的、高档的抗菌药物。

以下是应当避免的抗生素使用误区:

误区1. 抗生素等于消炎药。多数人误以为抗生素可以治疗一切炎症。事实上,抗生素不直接针对炎症发挥作用,它只是对引起炎症的微生物有杀灭作用。炎症局部通常表现为红、肿、热、痛,但很多并非由病菌引起,有时甚至是无菌性炎症,此时申请打“消炎针”仍然是不科学的要求。

误区2. 感冒发烧打“点滴”。医院的门急诊里输液架子林立,其中感冒发烧患者并不少见。其实感冒发烧并不是一回事。感冒可以引起发烧,但有发烧未必都是感冒。通常,感冒是由病毒引起的,抗生素对于病毒是没有效果的,此时滥用抗生素不但对病情没有帮助,还可能增加细菌耐药的风险。

误区3. 广谱优于窄谱抗生素。抗生素使用的原则是能用窄谱的不用广谱,能用低级的不用高级的,用一种能解决问题的就不用两种,轻度或中度感染一般不联合使用抗生素。在没有明确病原微生物时可以使用广谱抗生素,如果明确了致病的微生物最好使用窄谱抗生素。否则容易增强细菌对抗生素的耐药性。

误区4. 新的抗生素比老的好。其实每种抗生素都有自身的特性,优势劣势各不相同。一般要因病、因人选择,坚持个体化给药。例如,红霉素是老牌抗生素,价格很便宜,它对于军团菌和支原体感染的肺炎具有相当好的疗效,而价格非常高的碳青霉烯类的抗生素和三代头孢菌素对付这些病就不如红霉素。而且有的老药药效比较稳定,价格便宜,不良反应较明确。另一方面,新的抗生素的诞生往往是因为老的抗生素发生了耐药,如果老的抗生素有疗效,应当使用老的抗生素。

误区5. 频繁更换抗生素。抗生素发挥功效的前提是,药物在血液里的浓度,即血药浓度达到有效的水平。因此,立竿见影的效果虽然不少见,但指望输液后总能药到病除也不切实际。如果抗生素疗效不明显,先要考虑用药时间是否足够。提早换药,不光无助于病情的好转,而且会造成细菌对多种抗生素产生耐药性。

误区6. 一旦见效就停药。抗生素有其规定的疗程。用药时间不足的话,有可能根本见不到效果;即便见了效,也应该在医生的指导下服够必需的疗程。如果有了一点效果就停药的话,不但治不好病,即便已经好转的病情也可能因为残余细菌作怪而反弹。

预防性使用抗生素 篇5

1资料与方法

1.1一般资料

整群选取2009—2013年在新疆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分娩总人数13 207人,其中剖宫产术1 567人,围手术期抗生素严格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颁布的剖宫产手术围手术期预防用抗菌药物管理实施细则,使用仙力素(头孢硫脒),具体用药方法:手术当天手术过程中脐带结扎后静点2 g、术后静点2 g,术后第1天静点2 g×2支。除外因过敏等原因没有预防性使用同种抗生素的剖宫产,对符合条件的1 462例剖宫产的病例资料进行了回顾性研究。该研究所选病例均通过伦理委员会批准,并签署“知情同意书”。

1.2研究方法

1.2.1筛选标准常规预防性使用抗生素的剖宫产分娩24 h以后10 d内,测量体温4次/d,间隔时间4 h,有2次体温≥38℃、血象、C-反应蛋白升高、血培养阳性、切口脓性分泌物等,术后在院继续或因切口原因再次入院进行抗感染治疗。探讨常规预防性使用抗生素术后仍发生感染的剖宫产可能相关的危险因素,了解其具体的手术指征及相关剖宫产因素,如预防性使用抗生素的妊娠期糖尿病、臀位、胎膜早破、瘢痕子宫的剖宫产等。

1.2.2病例和对照的选择整群选取2009—2013年在新疆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行剖宫产术因术后感染治疗43例,其中9例于外院行剖宫产术、3例因妊娠期感染性疾病,分娩前使用过抗生素、1例因过敏反应更换抗生素排除,余30例于该院行剖宫产术,严格按照剖宫产手术围手术期预防用抗菌药物管理实施细则使用抗生素,但术后仍发生了感染,通过的筛选标准共有30例选入该研究的病例组。对照组按1∶4频数匹配,配对的条件要同时满足:与病例年龄上下不超过2岁,同民族,其中汉族89例,维吾尔族23例,哈萨克族4例,蒙古族3例,柯尔克孜族1例,入院时间相差不超过1个月,在该院行剖宫产术,常规预防性使用同种抗生素术后未发生感染的120例剖宫产。其中,病例组年龄为20~36岁,平均(26.7±2.1)岁;孕周为37~41周,平均(39.5±0.2)周;初产妇,19例;经产妇,11例。对照组年龄为20~38岁,平均(26.9±2.3)岁;孕周为37~41周,平均(39.2±0.3)周;初产妇,71例;经产妇,49例。两组在孕周以及入院时间等方面上所呈现出来的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

1.3统计方法

采用SPSS 19.0统计学软件对各变量进行COX回归从而模拟单因素Logistic回归分析条件,并同时进行多因素Logistic回归分析。

2结果

2.1单因素分析

对所有研究变量均进行单因素条件Logistic回归分析,以α=0.05为水准,初步筛选出与常规预防性使用抗生素术后仍感染的剖宫产的危险因素,按OR值大小排列依次为:活跃期停滞、持续性枕横后位、臀位、胎盘早剥、双胎、羊水III度污染、初次生产、瘢痕子宫、妊娠期糖尿病、胎儿窘迫、前置胎盘、子痫前期重度、要求手术、ICP、死胎、胎膜早破、临产。其中只有胎膜早破这一个因素在两组间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1。

2.2多因素分析

同时对所有研究变量均以逐步法建立条件Logistic回归模型。设定Pin=0.05,Pout=0.10在α=0.05水平上,共有2个因素进入回归模型。即胎膜早破与临产常规预防性使用抗生素的剖宫产均与术后感染发生相关(P<0.05),见表2。

2.3共线性分析

因单因素分析结果只有预防性使用抗生素胎膜早破的剖宫产,而多因素分析却有2个相关因素,考虑这两个相关因素是否存在共线性,故进行Pearson相关性分析,结果P>0.05,故预防性使用的抗生素的临产剖宫产与胎膜早破剖宫产不存在共线性,即此两变量之间无显著关系。所以多因素分析结果认为是有意义的,常规预防性使用抗生素有胎膜早破、临产的剖宫产是术后感染的保护因素,见表3。

3讨论

严格来说,剖宫产仅用于不可经阴道分娩或阴道分娩会危及母婴的病例。但随着围产期保健观念的更新,产妇与胎儿地位上升,目前的剖宫产已不只限于上述情况。目前我国各级医院的趋势是剖宫产指征盲目扩大,不合理剖宫产不断增加[4]。且剖宫产预防性使用抗生素也存在滥用或过度使用的现象。对此,如何合理高效预防性使用抗生素是现各国剖宫产用药的首要目标[5]。

该研究出现单因素只有一个相关因素,而多因素却有2个相关因素,可能与该研究的样本量和病例数较少有关。但同时结合临床对多因素分析的结果进行相关性分析,可认为常规预防性使用抗生素的有胎膜早破或临产的剖宫产是预防性使用抗生素剖宫产术后仍发生感染的保护因素,其OR值依次为0.066(0.019~0.223)、0.199(0.032~0.446),两者均小于1,提示临产和胎膜早破的剖宫产常规预防性使用抗生素是常规预防性使用抗生素剖宫产术后仍感染的保护因素。这一结果与Ward的报道具有一致性。故,于临产和胎膜早破剖宫产术后预防性使用抗生素是有意义的[6,7]。

胎膜早破提前将宫腔与阴道的有菌环境相通,破水后可逆行感染至宫腔,预防性使用抗生素可有目的性的起到防治感染的作用。临产后再行剖宫产,由于产程过长,产科患者阴道检查或肛查次数增加破坏了生殖道的自然防御功能,相应增加阴道和宫颈处细菌进入宫腔机会而引起感染[8]。而Smaill等报道在清洁的腹部手术中,未给抗生素预防用药的感染率比用药者高10倍,同时也证实了预防性抗生素用于剖官产对减少术后发热、宫内膜炎、尿路感染、伤口感染以及其他严重感染的效果[9]。尽管有临产和胎膜早破的剖宫产常规预防使用抗生素,可术后依旧不能完全避免感染的发生,两者具体的原因的研究有待于更多的病例对照才能发现。

综上所述,关于预防性使用抗生素的剖宫产的指征仍需严格把关,但针对有临产或胎膜早破的剖宫产,预防性使用抗生素的治疗方案可能与其他剖宫产不同,故需制定新的治疗方案,并严格控制抗生素的使用。

摘要:目的探讨常规预防性使用抗生素术后仍感染的剖宫产发生的可能危险因素方法 整群选取2009—2013年新疆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接收的30例常规预防性使用抗生素术后仍感染的剖宫产和120例预防性使用抗生素术后未发生感染的剖宫产进行1:4配比的病例对照研究,采用条件Logistic回归分析对数据进行统计分析。结果 单因素分析只有常规使用的抗生素的胎膜早破的剖宫产1个因素组间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多因素分析却有常规预防性使用抗生素的胎膜早破OR值(95%CI)为0.066(0.019~0.223)、临产OR值(95%CI)为0.199(0.032~0.446)2个因素与常规使用抗生素剖宫产术后仍感染的发生显著相关。结论 对于有胎膜早破、临产的剖宫产常规预防性使用抗生素为剖宫产术后感染重要保护因素,对于此类患者常规运用抗生素后还需改进现有的治疗方案做到防患于未然。

关键词:抗生素,剖宫产,感染,病例对照研究,危险因素

参考文献

[1]王静怡.预防性使用抗生素的剖宫产术后感染相关危险因素的1:4病例对照研究[D].乌鲁木齐:新疆医科大学,2015.

[2]闫莉.剖宫产后感染的危险因素分析及护理体会[J].吉林医学,2015(15):3432-3433.

[3]张琼.剖宫产术后感染的相关因素分析及预防(附58例分析)[J].中国医药指南,2015(16):104-105.

[4]李媛,吴芬英,孙琦,等.产妇剖宫产术后感染的危险因素分析[J].中华医院感染学杂志,2014(23):5937-5938,5950.

[5]刘金霞.论师范院校学生规范汉字书写技能的培养[J].长春教育学院学报,2013,29(19):130-131.

[6]田艳永,刘莉,王淑珍,等.剖宫产术后感染的相关危险因素分析及干预措施[J].现代生物医学进展,2015,15(17):3333-3336.

[7]陈杏梅,程忆兰.抗生素对剖宫产术后的影响[J].中国医药指南,2013,11(4):533-534

[8]Bego a Martinez de Tejada,Antibiotic Use and Misuse during Pregnancy and Delivery:Benefits and Risks[J].Int.J.Environ.Res.Public Health,2014,11:7993-8009

预防性使用抗生素 篇6

1 资料与方法

1.1 临床资料

选取2014年2月至2015年12月收治的90例腹股沟疝Ⅰ类手术患者为研究对象。其中男54例,女36例;年龄21~74岁,平均(44.09±6.93)岁;直疝27例,斜疝63例;手术方式均为择期行疝高位结扎+修补术,排除嵌顿者及术前感染者。根据术前是否应用抗生素将其分为对照组45例(未使用抗生素)与试验组45例(使用抗生素),两组患者的一般临床资料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具有可比性。

1.2 方法

试验组术前常规开通静脉通道,皮试后快速静脉滴注1.5 g头孢唑啉钠和100 ml 0.9%氯化钠注射液。对照组术前不给药。

1.3 观察指标

分别测定患者术前及术后7 d内的体温,并于术后3 d复查外周血白细胞计数,观察术后切口愈合情况,并取切口分泌物进行细菌培养,观察并发症。

1.4 统计学处理

采用SPSS l8.0统计软件进行分析,计量资料采用t检验,以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两组术前术后的体温比较

试验组术前体温36.7℃,术后1 d、2 d、3 d、7 d的体温分别为37.9℃、37.4℃、37.2℃、36.9℃;对照组术前体温36.7℃,术后1 d、2 d、3 d、7 d的体温分别为37.8℃、37.3℃、37.2℃、36.9℃。

2.2 两组术前术后外周血白细胞计数比较

试验组术前、术后外周血白细胞计数分别为(5.9±2.1)×109/L、(6.2±1.7)×109/L,对照组分别为(6.0±1.5)×109/L、(6.3±1.1)×109/L,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

2.3 两组术后切口的分泌物培养结果及愈合情况比较

两组术后3 d取切口分泌物进行细菌培养未见异常,且切口未见红肿等情况,愈合良好。

3 讨论

术前预防性使用抗生素的主要目的在于预防术后可能出现的切口感染、手术深部器官与腔隙感染等一系列感染,减低术后并发症发生率,以缩短患者的住院时间,减少患者的住院花费,以及避免因术后感染导致的二次住院[1]。术前20~30 min为给予抗生素的最佳时间,因为由术后3 h决定性影响着机体对伤口细菌种植的抵御能力,所以在细菌侵入组织之前便予以抗生素能够十分有效地减小切口感染危险。腹股沟疝Ⅰ类手术属于清洁切口的无菌手术,一般情况,没有必要术前使用抗生素来预防术后感染,然而调查结果表明,对于这类Ⅰ类清洁切口的手术,多存在抗生素的使用误区以及滥用,不乏存在抗生素的多种类、大剂量使用的案例,这一样对机体防御能力的保持、敏感菌的保留以及耐药菌的控制全然没有好处,增加了控制感染的难度[2]。

本研究结果显示,试验组与对照组手术前后的体温变化相似,外周血象白细胞变化及切口愈合情况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这为无须在腹股沟疝Ⅰ类手术中术前预防性使用抗生素提供了一定的依据。不建议在清洁切口的Ⅰ类手术中术前使用抗生素,因为这类手术创伤多属于局部的、有限的创伤,并且手术时间多可控制在较短的时间内,除非患者的情况特殊,具有多个危险因素或手术时间过长。在腹股沟疝Ⅰ类手术中术前使用抗生素并不会明显影响到术后切口愈合情况,所以建议对于术前无感染征象的患者,应严格把握应用抗生素的指征,尽量减少其围手术期的全身应用抗生素。

总之,在腹股沟疝Ⅰ类手术中术前使用抗生素并不会明显影响到术后切口愈合情况,无必要预防性使用。

摘要:目的 探讨术前预防性使用抗生素对腹股沟疝Ⅰ类手术患者术后切口愈合的影响。方法 随机抽取90例腹股沟疝Ⅰ类手术患者进行分组研究,根据术前是否应用抗生素将其分为对照组(未使用抗生素)与试验组(使用抗生素),每组45例。结果 两组手术前后的体温变化、外周血象白细胞变化及切口愈合情况比较,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 在腹股沟疝Ⅰ类手术中术前使用抗生素并不会明显影响到术后切口愈合情况,无必要预防性使用。

关键词:腹股沟疝Ⅰ类手术,抗生素,切口愈合,预防性

参考文献

[1]王芬,郑正.术前预防性使用抗生素对腹股沟疝Ⅰ类手术切口愈合的影响[J].安徽医药,2013,17(1):129-131.

预防性使用抗生素 篇7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选取我院2010年1月—2012年12月行普外手术的患者360例。男219例, 女141例;年龄17~76岁, 平均43.8岁;其中行腹部手术患者93例, 行腹部切开引流患者72例, 行颈部手术患者63例, 行血管手术患者45例, 表浅组织外伤患者36例, 肿块手术患者30例, 其他手术患者21例。

1.2 方法

患者选用一种或几种抗生素, 主要有庆大霉素、氨苄青霉素、头孢三嗪、头孢唑啉钠和头孢噻肟钠。按照使用的时间的不同分为三组, 甲组、乙组、丙组, 每组120例。甲组患者采用术前和术后使用方法, 术前1~2d开始使用, 术中不用, 术后继续使用3~5d;乙组患者采用术中使用方法, 即手术开始前0.5h或1h开始使用抗生素, 即在麻醉诱导期使用抗生素;丙组患者采用围术期使用方法, 即术前、术中、术后三个阶段均使用抗生素。再根据用药方法将360例患者分为A、B、C三组, 各120例。A组患者使用一联用药, B组患者使用二联用药, C组患者使用三联用药。

1.3 切口感染诊断标准

凡切口出现局部红、肿、热、痛以及筋膜组织以上有脓性物渗出或拆线后有脓液渗出者均属于切口感染。

1.4 统计学方法

应用SPSS 13.0软件进行统计学分析, 计数资料采用χ2检验, 以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用药时间不同感染发生率的比较

共24例患者发生切口感染, 切口感染的发生率为6.67%。其中甲组患者发生感染15例, 发生率为12.5% (15/120) ;乙组患者发生感染3例, 发生率为2.5% (3/120) ;丙组患者发生感染6例, 发生率为5.0% (6/120) 。术前和术后使用抗生素与术中使用切口感染的发生率比较,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P<0.05) ;术中使用抗生素与围术期使用切口感染的发生率比较, 差异无统计学意义 (P>0.05) 。

2.2 用药方式不同感染发生率的比较

C组患者发生感染12例, 切口感染的发生率为10.0% (12/120) ;B组患者发生感染9例, 发生率为7.5% (9/120) ;A组患者发生感染3例, 发生率为2.5% (3/120) 。B、C组患者与A组患者相比, 发生感染的概率倍增, 切口感染的发生率比较,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P<0.05) 。

3 讨论

3.1 用药时间的选择

临床上传统的抗生素用药观点认为, 应该在术前1~2d开始使用抗生素以增强患者机体抗感染的能力, 并且术后继续给药以预防切口感染。但是目前临床研究发现, 术前过早的使用抗生素容易使患者机体内菌群失调, 而术后使用抗生素, 细菌已经对组织造成侵犯, 因而不利于抗感染[2]。应把握好用药时机, 宜于在切开皮肤前30~60min给药, 即在麻醉诱导期间给药, 因为此时给予抗生素药物可以保证在发生污染之前血清和组织中已经形成了有效的浓度, 利于药性的发挥。本研究结果显示, 在术中给药即在麻醉诱导期间给药切口感染的发生率明显小于术前和术后给药, 当然整个围术期用药也可以预防切口感染, 但是与术中用药的差异无统计学意义。

3.2 用药方式选择

临床上传统的用药观点认为, 应加大用药剂量或联合用药以增加手术的保险系数, 但本研究结果显示, 二联、三联用药切口感染的发生率分别为10.0%和7.5%, 明显大于一联用药2.5%。所以应以静脉滴注小容量的稀释抗生素的方法用药为宜。

3.3 其他因素

其他因素还主要包括抗生素抗菌谱、不良反应以及药动学指征等。由于在术前无法确定哪一类细菌可能会引起感染, 因此一般选用相对广谱抗生素, 即能同时杀灭多种菌类的抗生素, 而不选用窄谱抗生素。临床上应用较多的广谱抗生素主要包括头孢菌素类和氨基糖苷类等, 并以头孢菌类的使用最为广泛。抗生素的不良反应一般包括过敏、肠道菌群紊乱和毒性反应等, 临床中头孢菌类的不良反应较少, 不良反应症状也相对较轻, 停药后可以自行消失;药动学特征所使用的抗生素可以迅速通往血清和组织中, 并达到有效的浓度, 此时的有效浓度是指最低抑菌浓度至少>90%[3], 并维持手术的全过程, 笔者认为若手术的时间较长, 比如超过4h, 可以追加抗生素的药剂量, 抗生素预防手术感染的关键是在手术或污染发生的3h内, 所以, 血和组织中的有效浓度应在术前提前到位, 并能维持整个手术全过程。

总之, 在普外手术中应合理的使用抗生素, 包括抗生素选用时机的把握、药量的掌握以及抗生素可能会引起的不良反应等, 并根据不同患者的具体情况进行区别对待, 以减少术后切口感染的发生率, 提高术后疗效。

摘要:目的 探讨合理使用抗生素在预防普外手术后切口感染的应用价值。方法 选取我院2010年1月—2012年12月行普外手术的患者360例。按照用药时间的不同分为三组, 甲组、乙组、丙组, 每组120例。甲组在术前和术后使用, 乙组在术中使用, 丙组在整个围术期使用;比较不同时期用药患者切口感染的情况。根据单用、二联、三联用药方法将360例患者分别分为A、B、C三组, 每组120例。比较不同用药方式患者切口感染的情况。结果360例患者共24例患者发生切口感染, 发生率为6.67%, 其中术前和术后使用抗生素患者切口感染率 (12.5%) 高于术中使用的患者 (2.5%) ,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P<0.05) 。B、C组患者与A组患者切口感染的发生率比较,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P<0.05) 。结论 在普外手术的抗生素使用中应严格把握抗生素的使用时间和使用量, 以减少切口感染的发生率。

关键词:抗菌药,外科手术,感染

参考文献

[1] 唐伟松.外科预防性抗生素的应用[J].中国普外基础与临床杂志, 2010, 9 (1) :16-17.

[2] 吴兆友.普外手术中抗生素预防切口感染的应用检验医学与临床[J].2009, 18 (32) :84-85.

预防性使用抗生素 篇8

1 资料与方法

1.1 病例选择:

我院2 0 1 3年1~1 2月对Ⅰ类手术切口手术 (恶性肿瘤、糖尿病及有各种原因导致免疫低下的患者除外) 常规使用抗生素预防切口感染患者作为对照组, 共290例, 男187例 (64.5%) , 女103例 (35.5%) ;年龄1~73岁, 平均年龄 (37±4.32) 岁。2014年1~12月的Ⅰ类切口手术患者未预防性使用抗生素, 作为实验组, 共372例, 其中男221例 (59.4%) , 女151例 (40.6%) ;年龄1~75岁, 平均年龄 (40±5.36) 岁。两组患者均于术中无菌留取切口切缘拭子标本行培养及药敏试验, 收集患者病历资料, 进行对比分析。

1.2 治疗方法:

两组患者均严格按临床诊疗规范和操作指南进行治疗, 包括术前准备、无菌术和换药, 不使用抗生素组在术前、术中及术后均不使用抗生素, 而预防性使用抗生素组的患者, 按照《抗生素临床使用指导原则》的要求, 随机选择青霉素或头孢唑啉稀释后静脉滴注, 术前半小时给药1次, 术后给药1次, 两组患者均按普外科临床诊疗规范要求进行术后处理。

2 结果

两组患者在切口感染率、住院天数等方面进行分析差异无统计学意义;两组全部662例患者标本经培养结果未见病原微生物生长。见表1。

3 讨论

切口感染是外科手术后的一个常见并发症, 是否发生取决于患者的抵抗力和感染细菌的数量和毒力。围绕Ⅰ类切口是否应该预防性使用抗生素以预防切口感染, 在临床外科医师中存在一定的争议, 医疗界仍有大部分医师认为应该使用抗生素预防切口感染。随着国家相关规定的出台, 这种争议就由学术上的争议转变为行政上的执行, 但执行力度仍然不够, 仍然有大部分医师认为:不预防性使用抗生素, 可能带来很多麻烦问题, 如切口感染的增加, 并由此引发医疗纠纷, 基于这一考虑, 一部分医师出于规避风险的目的, 仍然在Ⅰ类切口手术中预防性使用抗生素。我院在这一背景下, 对Ⅰ类手术切口做了该项研究, 在除外患者身体条件的情况下, 结果表明, 在不违反相关诊疗规范的前提下, Ⅰ类切口内通常是没有病原菌存在的, 不预防性使用抗生素也是安全的, 国家的相关政策法规是符合实际和可执行的。

摘要:目的 对Ⅰ类手术切口 (恶性肿瘤、糖尿病及有各种原因导致免疫低下的患者除外, 下同) 有无病原菌进行检查, 同时对是否预防性使用抗生素的结果 (有无切口感染) 进行分析, 以指导临床抗生素的应用。方法 收集我院2013年112月常规使用抗生素预防切口感染290例 (对照组) 及2014年112月国家政策出台后未预防性使用抗生素的372例 (实验组) Ⅰ类切口患者共662例, 2组患者均于术中无菌留取切口切缘拭子标本行培养及药敏试验, 收集患者病历资料, 进行对比分析。结果 两组662例患者手术切口均无感染, 感染率为0, 切口切缘拭子微生物培养结果均未发现有病原菌生长, 两组之间差异无统计学意义 (P>0.05) 。结论 Ⅰ类切口手术中不预防性使用抗生素也是安全的。

关键词:Ⅰ类切口手术,抗生素,手术切口,感染,预防

参考文献

[1]徐晓刚, 李光辉.抗感染药物在外科领域的预防性应用指南 (美国) [J].中国抗感染化疗杂志, 2005, 5 (3) :180-183.

[2]刘骏斌.普外科预防手术切口感染中抗生素的应用[J].华北煤炭医学院院报, 2003, 5 (5) :597-598.

[3]中华医学会外科分会中华外科杂志编辑委员会.围手术期预防应用抗菌药物指南[J].中华外科杂志, 2006, 44 (23) :1594-1596.

[4]中华医学会, 中华医院管理学会药事管理专业委员会, 中国药学会医院药学专业委员会.抗菌药物临床应用指导原则[J].中华医学杂志, 2004, 84 (22) :1857-1861.

抗生素使用误区多 篇9

NO.1

术后防感染用抗生素

人们往往把手术和伤口感染发炎联系在一起,因此很多手术后都应用抗生素做抗感染预防,其实这是一个抗生素应用的误区。据临床统计,在常规无菌手术后不使用抗生素和使用抗生素的感染率并没有差异,也就是说在没有任何指征的情况下,无菌手术后仅以预防为目的使用抗生素是没有价值的,是一种抗生素的滥用。随着2012年《抗菌药物临床应用管理办法》的颁布和滥用抗生素整治活动的加强,无菌术后防感染滥用抗生素的现象已得到了极大改善。

NO.2

非细菌感染性疾病用抗生素

抗生素是针对细菌感染的,而生活中有很多非细菌感染性疾病也在应用抗生素治疗,比如最为常见的感冒,90%都是由感冒病毒引发的,应用抗生素治疗无效,且会引发细菌耐药,而现实中却有70%的感冒患者在应用抗生素治疗;再比如哮喘患者,很多人出现哮喘的时候经常到医院要求输液治疗,其实哮喘的发作跟细菌感染也完全是两码事,这都属于抗生素应用的误区,导致抗生素滥用。

NO.3

一拉肚子就用氟哌酸

生活中有很多人只要一拉肚子就赶紧买来氟哌酸服用,氟哌酸也是抗生素的一种。据专家介绍,其实拉肚子是身体的一种保护性反应,未必是细菌感染肠道所致,比如腹部受凉会引起肠蠕动加快导致拉肚子,吃鱼虾过敏也会引起肠道的变态反应引发腹泻,而这些腹泻都没有细菌感染的存在,还有儿童的秋季腹泻也有可能是病毒感染引发的,因此只要一拉肚子就吃抗生素的做法是不正确的。专家指出,如果只是大便性状比平时稀,次数增多,颜色无异常,只需服用止泻药物即可;如果大便里面出现了脓血、黏液,则证明肠道已经发生感染,这时需尽快在医生指导下服用抗生素。

NO.4

发烧就要用抗生素

很多人认为发烧是细菌在体内作怪导致的,因此就要用抗生素。其实很多病毒感染也会引起发烧甚至是高烧,比如流感,流感100%是由流感病毒引起的,患者常常会出现高热的症状,抗生素既不能对抗病毒,也不是退热药无法退热,因此发烧要分清情况,只有确认是细菌感染引发的发烧才能使用抗生素。

NO.5

有炎症输液好得快

生病了想尽快好,这是人之常情,所以门诊中常见这样的患者,听医生说自己属于细菌感染有炎症就要求输液治疗,认为输液好得快。其实这也是抗生素使用的一种误区。世界卫生组织提倡抗生素能口服就不注射,能肌肉注射就不静脉注射。正确的抗生素使用应该根据病情轻重、感染的细菌种类及病人的身体素质等进行综合判断,然后正确给药。

NO.6

抗生素越新越贵才越好

很多人错误地认为抗生素品种越新、价格越贵,效果就越好,尤其是给孩子治病的时候更是习惯选择新的贵的药物。其实这种做法是错误的,忽略了新老各类抗生素的作用特点以及它们之间的差别,不仅造成了药物的浪费,而且可能产生耐药性,引发严重的不良后果。以头孢为例,对于术后感染、烧伤后创面感染等阴性杆菌感染的疾病,的确是越新越好,三代头孢菌素的抗菌作用明显超过二代和一代;但是对于皮肤组织感染、上呼吸道感染等耐药金黄色葡萄球菌感染的疾病,三代头孢的疗效却不如一代和二代,所以说不是新品种抗生素就一定优于老品种,要遵医嘱有针对性地使用抗生素。

NO.7

有好转就减量或停服

生活中还有很多这样的患者,他们对抗生素的知识了解不全面,认为抗生素有副作用,因此只要病情有所好转,他们就开始减量服用或者是干脆直接停药。殊不知,减药或停药的后果是不仅治不好病,反而会使已经好转的病情因为残余细菌的作怪而反弹,导致病情反复需再次用药,这就给细菌对该药物产生耐药性提供了机会和时间,所以对于抗生素的使用必须遵医嘱按时按量服用。

NO.8

急于见效随意更换

有一些患者使用某种抗生素治疗一两天后没见明显好转,就认为药不对症,然后迫不及待地自行换服另外一类抗生素,这种急于见效随意更换抗生素的做法问题更大,会让细菌对多种抗生素产生耐药性,以后再碰到细菌感染就会无药可用。其实任何药物发挥作用都需要一定的时间,对于抗生素的服用至少要观察三天,如果三天以后依然未见好转,可以在医生指导下更换药物。

NO.9

效果不佳联合用药

预防性使用抗生素 篇10

1资料与方法

1.1一般资料

我院消化内科于2003年1月—2011年12月住院收治的急性非胆源性胰腺炎共58例。患者均符合中华医学会消化病分会胰腺疾病组制定的《中国急性胰腺炎诊治指南 (案) 》的诊断标准, 重症急性胰腺炎并具有下列情况之一者:①局部并发症 (胰腺坏死、假性囊肿、胰腺脓肿) ;②多器官功能衰竭;③Ranson评分≥3分;APACHEII评分≥8分;CT分级D/E。58例急性非胆源重症胰腺炎中, 包括38例轻型急性非胆源性胰腺炎患者, 20例重型急性非胆源性胰腺炎, 分别随机分为两组。对照组予以禁食﹑抑酸﹑抑制胰液等治疗, 治疗组在上述治疗的基础上加预防应用抗生素治疗7~12d。38例轻型急性非胆源性胰腺炎患者, 对照组 (19人) 中男性12人, 女性7人, 年龄22~75岁, 平均年龄48.4岁。其发病原因:暴饮暴食5例; 高脂血症9例;饮酒5例;其他不明原因0例。平均距发病1.5~36h入院, 入院时主要表现为腹痛、腹胀、恶心、呕吐、发热, 白细胞计数<16×109/L;Ranson评分<3分;APACHEⅡ评分<8分;CT分级:A:3例, B:12例, C:4例。治疗组 (19人) 中男性14人, 女性5人, 年龄20~80.4岁, 平均年龄52.4岁。其发病原因:暴饮暴食4例; 高脂血症10例;饮酒4例;其他不明原因1例。入院时主要表现为腹痛、腹胀、恶心、呕吐、发热, 白细胞计<16×109/L;Ranson评分<3分;APACHEⅡ评分<8分;CT分级:A:2例, B:13例, C:4例。两组在入院时年龄、性别、发病距入院时间、病情程度等方面比较, 均无明显差异, 具有可比性。20例重型急性非胆源性胰腺炎, 对照组 (10人) 中男性7人, 女性3人, 年龄25~78.8岁, 平均年龄50.6岁。发病原因:暴饮暴食3例; 高脂血症3例;饮酒4例;其他不明原因0例。治疗组 (10人) 中男性6人, 女性4人, 年龄23.8~76岁, 平均年龄53.3岁。发病原因:暴饮暴食2例; 高脂血症4例;饮酒:3例;其他不明原因1例。入院时的一般情况, 如发病时间﹑CT分级、APACHEⅡ评分无明显差异。

2方法

2.1治疗方法

对照组:①禁食、胃肠减压;②大量补液, 纠正水、电解质及酸碱平衡失调, 改善微循环;③应用质子泵阻滞剂;④使用生长抑素抑制胰腺分泌;⑤给予静脉营养支持治疗;⑥发热者采用物理降温, 腹痛较剧烈者可予度冷丁。

治疗组:在上述治疗同时早期抗生素预防感染:抗生素的选择在三代头孢﹑半合成青霉素﹑奎诺酮类﹑抗厌氧菌药物中选择1~2种治疗7~12d。

2.2观察项目

两组均于治疗过程中密切观察腹部症状、体征, 观察并记录体温降至正常时间、腹痛缓解时间、血淀粉酶﹑白细胞降至正常的时间, 并密切观察并发症的发生、不良反应情况及死亡。于治疗结束后进行疗效评价。

2.3统计学处理

计量资料以undefined表示, 计数资料以率表示, 采用SPSS11.5软件进行t检验及χ2检验, 以P<0.05为显著性差异标准。

3结果

分别比较两组患者在症状、体征缓解、实验室指标恢复正常时间、不良反应、并发症产生及死亡情况。由表2可知, 轻型急性非胆源性胰腺炎治疗组经7~12天的预防抗生素治疗总有效率与对照组各种指标相比, 无明显差异 (P>0.05) 。且治疗组有1例使用抗生素后全身起皮疹, 伴瘙痒, 予停药及抗过敏治疗后好转。由表3可知, 重型急性非胆源性胰腺炎两组对比, 发现患者在症状、体征缓解、实验室指标恢复正常时间等方面无明显差异, 但治疗组可明显降低胰腺外感染的几率及死亡率。对照组有2例发生并发症, 1例发生胰腺囊肿, 1例发生肾脏功能不全。治疗组1例发生肠道菌群失调, 1例发生胰腺囊肿。

4讨论

急性非胆源性胰腺炎系活化的胰酶逸入胰腺间质致使胰腺自身消化引起的疾病, 属无菌性炎症, 非抗生素使用的绝对指征, 但在临床过程中广谱抗生素滥用情况普遍存在。距相关文献报告, 现有超过80%的医师会对重症急性胰腺炎的患者预防性使用抗生素, 其中超过30%的医师对所有急性胰腺炎患者使用。目前因抗生素的滥用, 患者耐药现象变得越来越常见。故一直以来急性胰腺炎预防性应用抗生素充满争议。根据现有的一些文献及我们的临床经验, 在轻型非胆源急性胰腺炎中预防性应用抗生素不仅不能缩短病程, 而且增加患者经济负担, 故不推荐使用抗生素治疗轻型非胆源性急性胰腺炎;在重症非胆源性急性胰腺炎中, 预防性应用抗生素不能减少胰腺感染的发生率, 但能显著减少胰腺外感染的发生, 其原因尚不清楚, 且能降低重症胰腺炎的死亡率。这要求我们在临床中, 注意识别高危患者, 选择预防性使用能在胰腺组织中达到有效浓度的广谱抗生素或选择敏感抗生素, 以期发挥抗生素的最大作用, 尽量减少使用抗生素的不良反应及并发症, 感染是重症非胆源性急性胰腺炎的严重并发症.亦是重症非胆源性急性胰腺炎后期主要的死亡因素。对于重症非胆源性急性胰腺炎预防性使用抗生素, 笔者有一些心得供大家参考:重症非胆源性急性胰腺炎预防性使用抗生素考虑“个体化”的原则, 注意重症非胆源性急性胰腺炎感染的危险因素。对于存在高危因素的患者, 慎重选择, 合理使用;选择预防性使用能在胰腺组织中达到有效浓度的广谱抗生素, 能降低胰腺外感染的发生;使用抗生素需遵循“早上早下”的原则, 以减少肠道菌群紊乱及真菌感染的增加;预防性使用抗生索时间不应太长, 一般不超过两周, 若未发现明显的感染迹象, 应及时停用。现推荐使用的抗生素有三代头孢﹑半合成青霉素、奎诺酮类﹑抗厌氧菌药物﹑碳青酶烯类等。

摘要:目的:观察预防使用抗生素对急性非胆源性胰腺炎的临床疗效。方法:38例轻型急性非胆源性胰腺炎患者, 20例重型急性非胆源性胰腺炎, 分别随机分为两组, 对照组予以禁食﹑抑酸﹑抑制胰液等治疗, 治疗组在上述治疗的基础上预防应用抗生素治疗, 比较两组患者的临床疗效、相关测定指标﹑并发症以及死亡情况。结果:治疗组轻型急性非胆源性胰腺炎经预防抗生素治疗总有效率与对照组相比, 无明显差异;治疗组重型急性非胆源性胰腺炎经预防抗生素治疗后症状缓解、相关测定指标与对照组相比, 无明显差异, 但可明显降低胰腺外感染的几率, 降低死亡率。结论:预防使用抗生素对轻型急性非胆源性胰腺炎的临床疗效不确定, 不推荐临床使用。重型急性非胆源性胰腺炎可根据患者高危因素慎重选择, 合理使用。

关键词:轻型、重型急性非胆源性胰腺炎,预防,抗生素

参考文献

[1]伍楠, 王寿九.急性重症胰腺炎的内科综合治疗[J].中国综合临床, 2002, 18 (7) :609-610.

[2]熊光苏, 吴叔明, 王震华, 莫剑忠.重症急性胰腺炎预防性抗生素治疗的荟翠分析[J].胰腺病学, 2005, 5 (1) :12-16.

[3]乔世峰, 孙家邦, 李非.重症急性胰腺炎患者胰腺感染的相关因素分析及防治措施[J].中国综合临床, 2006, 22 (3) :252-253.

上一篇:反产业化下一篇:文化原创者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