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类抗原15-3论文

2024-06-10 版权声明 我要投稿

糖类抗原15-3论文(精选5篇)

糖类抗原15-3论文 篇1

关键词:乳腺癌,全身骨扫描,癌胚抗原,糖类抗原15-3

乳腺癌是女性继肺癌之后发病率最高的的恶性肿瘤,最近发现乳腺癌有趋向于骨转移的趋势,发生率达28%~73%[1]。早期诊断检测乳癌骨转移对制定患者个性化治疗方案、判断预后具有十分重要的价值。本文对78例乳腺癌患者的血清CEA、CA15-3水平测定,并结合99Tcm-MDP结果进行对照分析,以探讨其在乳腺癌骨转移诊断中的临床价值,现报道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选择2009年4月~2010年10月我院收治的经手术与病理确诊、女性乳腺癌术后复查的患者78例,年龄30~72岁,平均52.5岁,根据全身骨扫描结果,将其分为三组,全身骨转移组32例、1~3处放射性浓聚灶组24例、无骨转移组22例。对照组30例为健康体检人员,排除各脏器炎症及肿瘤患者,所有入检者均知情。入选病例全部在全身骨扫描前抽血检测CEA、CA15-3。

1.2 方法

骨扫描仪器为VHPET单光子发射型电子计算机断层扫描仪(GE公司)。扫描前静脉注射显像剂(Tc-MDP)20~25 ml,并要求患者尽可能地多饮水,饮水量在1 000~1 200 ml,并且在3~4 h后排空尿液,进行全身骨扫描,扫描后由两位医生阅片。CEA、CA15-3检测采用免疫分析法,试剂盒由北京科美东雅公司提供。

1.3 统计学处理

采用SPSS 10.0软件进行统计学处理,计量资料数据以均数±标准差表示,采用t检验,计数资料比较采用χ2检验。P<0.05表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CEA与CA15-3检测结果比较

见表1。由表1可知,全身骨转移组CEA与CA15-3检测结果较对照组显著上升(P<0.01)。1~3处放射性浓聚灶组CEA与CA15-3检测结果均较对照组上升(P<0.05、P<0.01)。无骨转移组CEA与CA15-3检测结果与对照组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

注:与对照组比较,☆P<0.05,#P<0.01

2.2 CEA与CA15-3检测阳性率比较

见表2。由表2可知,对照组CEA与CA15-3检测阳性率均为0,全身骨转移组CEA与CA15-3检测阳性率(65.6%和68.8%)与对照组比较,差异有高度统计学意义(P<0.01);1~3处放射性浓聚灶组CEA与CA15-3检测阳性率(29.2%和16.7%)与对照组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P<0.01);无骨转移组CEA与CA15-3检测结果检测阳性率(9.1%和4.5%)与对照组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

注:与对照组比较,☆P<0.05,#P<0.01

3 讨论

CA15-3是乳腺癌细胞释放到血液循环中的,癌细胞上皮表面糖蛋白的变异体,是监视乳腺癌的重要抗原,在早期乳腺癌患者的血清水平中含量低于35 U/ml,因此,早期乳腺癌患者进行CA15-3的诊断意义不大。但在乳腺癌进展期或术后复发、转移时,CA15-3含量显著增加,且复发时转移病灶越多,范围越广,CA15-3水平越高。此时检测CA15-3敏感性和特异性加强。乳腺癌非常易发骨转移,有研究表明,在骨转移的乳腺癌患者中,骨显像阳性组患者血清CA15-3显著高于骨显像阴性组和正常对照组(P<0.01),且随着骨转移数目的增加逐步增高,与病情的发展呈正相关[2,3]。本研究表明,在全骨转移组中,CA15-3的含量高达88 U/ml,显著高于对照组,而在无骨转移组的乳腺癌患者中,CA15-3的含量与对照组无差异,可见在伴骨转移的乳腺患者中,CA15-3的表达更敏感。

CEA是大肠癌组织产生的可引起患者免疫反应的糖蛋白抗原,存在于正常胚胎的消化管与内胚叶起源的消化系统中,在正常人血清中微量存在[4,5],广泛存在于乳腺癌、肝癌、胃癌、胰腺癌、大肠癌,也可存在于小细胞肺癌、甲状腺髓样癌中。其对乳腺癌早期诊断特异性不高,灵敏度不好,适用于进展期及复发的患者[6,7,8],但对乳腺癌的诊断和术后随访有一定的价值。乳腺癌常有CA15-3升高,在乳腺癌初期敏感性较低,约为60%,骨转移性乳腺癌的阳性率可达80%[9]。本研究中,全身骨转移组CEA阳性率为65.6%,略低于以往报道。

99Tcm-MDP全身骨扫描能够一次成像,显示全身骨骼状况的特点,对于骨的异常能够较X线早3~6个月,但特异性较差[10]。当乳腺癌患者有多个放射性浓聚灶时,骨扫描能够准确作出骨转移的判断。骨的良性病变不会呈现典型的多灶性,即使有少数非转移性浓聚,也是由于生理变异、病理因素,如骨折、手术、创伤和感染等。但是对于乳腺癌术后患者,骨扫描图由于手术原因极易造成在像中出现放射性浓聚灶,而仅是肋骨而非癌变,这样在临床上易造成误诊。而与CEA、CA15-3联合检测则能提高其特异性,减少误诊,特别是在短时间或是病灶孤立时,联合应用的意义更大。

参考文献

[1]焦桂清,李建平.红外线和LEEP两种方法治疗宫颈病变130例疗效分析[J].中国妇幼保健,2007,22(7):951-952.

[2]何小江.血清肿瘤标志物预测乳腺癌骨转移的价值[J].肿瘤防治研究,2006,33(8):583.

[3]赵志勇,周予兰.血清CA15-3水平预测乳腺癌骨转移的临床应用价值[J].中国医药导报,2008,5(23):93-95.

[4]Kim SB,Femandes LC,Saad SS,et al.Assessment of the value of pre-operative serum levels of CA242 and CEA in the staging and postopera-tive survival of colorectal adenocarcinoma patients[J].Int J Biol Markers,2003,18(3):182-187.

[5]许海生,秦林其,朱卫伟.CA15-3与TSGF及CEA联合检测对乳腺癌的诊断价值[J].临床和实验医学杂志,2009,8(5):53.

[6]Kanellos I,Zacharakis E,Kanellos D,et al.Prognostic significance ofCEA levels and detection of CEA mRNA in draining venous blood inpatients with colorectal cancer[J].Surg Oneol,2006,94(1):3-8.

[7]班副植,黄承乐,黎荣能,等.血清CA153和TSGF联合检测在乳腺癌诊断中的应用[J].临床和实验医学杂志,2009,8(8):99-101.

[8]金涛,陈大方.乳腺癌患者外周血CEA mRNA-CEA蛋白系统的检测及其临床意义[J].中华肿瘤杂志,2007,29(3):13.

[9]胡礼仪,陈士军,李志沭,等.乳腺癌患者联合检测CA15-3、CA125、CEA、SF的临床价值[J].中国医师进修杂志,2007,30(35):10.

糖类抗原15-3论文 篇2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本组胸腔积液患者共53例。其中恶性胸液组32例,男22例,女10例,年龄26~76 (平均52.6) 岁;良性胸液组21例,男15例,女6例,年龄17~56 (平均36.2) 岁。恶性胸液组所有病例均经细胞学、病理组织学证实。32例恶性胸液组中,腺癌27例、胸膜间皮瘤2例、大细胞未分化癌1例、鳞癌1例、小细胞未分化癌1例;21例良性胸液中,结核性19例、化脓性1例、类风湿性关节炎1例。

1.2 检测方法

按常规胸穿抽取胸液。CA-242试剂盒为瑞典CanAg公司产品,采用酶标法测定。操作由专人按药盒说明书进行。CA-242截断点为15×103U/L。

1.3 统计学处理

试验数据以均数±标准差表示,并以t检验作统计学处理。

2 结果

良、恶性胸液中CA-242含量见附表。组间CA-242含量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P<0.01) 。

3 讨论

在癌细胞中,由于合成糖链的糖基转移酶部分缺失、增加或/和异常酶的出现,合成糖链在癌组织中大量产生,而在正常组织或良性病变中产量极少[1]。CA-242就是众多糖类抗原中的一种,它的化学特征为唾液酸化鞘糖脂类抗原。夏吉荣等[2]检查一组肺癌患者血清CA-242含量,结果不同组织类型阳性率分别为腺癌72%、麟癌9%、小细胞未分化癌50%,此结果表明CA-242与肺癌有密切关系。我们测定了53例良、恶性胸液中CA-242含量,结果显示恶性胸液中CA-242含量显著高于良性胸液 (P<0.01) 。如CA-242以大于15×103U/L为阳性,则32例恶性胸液中有20例为阳性,其灵敏度为62.5%,特异度为90.5%。此结果提示胸液CA-242测定可作为良、恶性胸液鉴别诊断的一项可靠指标,值得临床应用。

参考文献

[1]孙文辉.血清CA125、CA242监测恶性肿瘤病情进展的临床研究[J].中国肿瘤临床与康复, 1996, 3 (4) :15-16.

[2]夏吉荣, 黄天禄, 马志如, 等.血清CA242测定的临床应用评价[J].中国肿瘤临床, 1997, 24 (1) :40.

糖类抗原15-3论文 篇3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选取2009.8-2011.8在我院手术治疗的畸胎瘤患者80例, 以上患者均排除消化系统病变和生殖系统的其他病变, 术后病理证实为卵巢成熟性畸胎瘤。

1.2 方法

1.2.1 所有患者术前均行超声波检查确定肿瘤大小, 将肿瘤最大径线作为直径。

1.2.2 均行CA199、CA125、AFP、CEA检测, 临界值分别定为:CA199为37kU/L, CA125为35kU/L, CEA为5ug/L, AFP为25ug/L。依据CA199血清值将上述病例分为升高组和正常组, 对两组病例的年龄、妊娠史、肿瘤大小、肿瘤侧别进行相关分析。

1.3 统计学处理

所有统计资料运用SPSS19.0统计软件进行统计学分析, 以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成熟畸胎瘤患者肿瘤标志物情况

CA199阳性率最高, 阳性率:38.75%, 其次为CA125, 阳性率达12.50%, 4种肿瘤标记物的血清水平、范围、阳性率见表1。

2.2 CA199升高组和CA199正常组卵巢畸胎瘤的特征分析

2.2.1 病例年龄分布

患者年龄15-69岁, 中值34岁, 平均37.18±13.54岁。CA199升高组病例中, 患者年龄中值33岁, 平均36.80±13.12岁;CA199正常组病例中, 患者年龄中值35岁, 平均37.39±13.93岁。两组间差异无统计学意义 (P>O.05) 。见图1、表2。

2.2.2 肿瘤直径

肿瘤大小1.8cm~16.1cm, 中值7.35cm, 平均:7.37±2.40cm。CA199升高组肿瘤直径中值8.90cm, 平均8.90±2.27cm;CA199正常组肿瘤直径中值6.60cm, 平均6.86±1.93cm。两组间存在统计学差异 (P<0.05) 。两组病例的肿瘤直径分布见图2、表2。

CA199值升高组和正常组患者年龄分布和肿瘤直径情况:

2.2.3 肿瘤侧别

当肿瘤发生于双侧卵巢与单侧卵巢比较, CA199差异无显著性。 (P>0.05) .CA199在肿瘤侧别中的变化见表3。

2.2.4 生育史

CA199与患者是否有妊娠无相关性, (P>0.05) 见表4。

2.2.5 扭转情况

所选病例中, 有5例发生扭转, 肿瘤直径7.50-11.0cm, 均值9.98±1.42cm;血清CA199范围:63.95-419.78 kU/L, 均值191.07±149.66k U/L;其肿瘤直径, 血清CA199值均高于未扭转组, 差异具有显著性意义。 (P<0.05) 表5。

3 讨论

3.1 畸胎瘤患者的血清CA199水平

CA199是KOPROWSKI等人于1979年用人结肠癌细胞株免疫BALBC纯种小鼠并与骨髓瘤杂交得到的一株单克隆抗体, 主要由消化道肿瘤细胞分泌, 目前广泛用于消化系统肿瘤的诊断及治疗监测。KIKKAWA[1]等人在92例成熟囊性畸胎瘤患者中, 发现CAl9.9是唯一升高的肿瘤标记物, 升高率为59% (42/71) 。季培英[2]等研究发现畸胎瘤患者血清CAl99均值和阳性率亦显著高于子宫内膜异位症、子宫肌瘤、子宫肌腺瘤和卵巢单纯性囊肿患者 (P<0, 01) , 这可能与畸胎瘤来源于内肝叶组织在其发生、移行及发育过程中发生变异有关, 提示血清CAl99对于畸胎瘤的诊断有一定协助意义。DEDE等[3]也认为CA199可能是卵巢成熟畸胎瘤的唯一重要标志物, 并可以鉴别单、双侧性。本次研究发现, 在成熟畸胎瘤患者的4种肿瘤标志物中, CA199的阳性率为38.75%, 与以前的文献报道相符合。CA125的阳性率为12.5%, CEA为1.25%, AFP无升高, CA199是目前发现阳性率较高的肿瘤标志物, 提示CA199与卵巢成熟畸胎瘤具有一定的相关性。ITO[4]使用酶联免疫吸附测定血清CA199升高的组织来源, 免疫组织化学显示, 在成熟囊性畸胎瘤的支气管腺体和支气管黏膜中, CA199检测为阳性。在成熟囊性畸胎瘤的囊内液中, CA199的水平显著高于血清中的CA199水平。这些发现提示, 肿瘤CA199产物通过两种途径进入血循环: (1) 直接通过支气管组织分泌入血; (2) 从成熟囊性畸胎瘤囊内漏出, 通过周围毛细血管间隙入血。

3.2 卵巢畸胎瘤的临床特征

卵巢囊性成熟畸胎瘤是卵巢最常见的良性肿瘤, 多发生于生育年龄女性, 本研究中患者年龄15-69岁, 中值34岁;王伟萍[5]等分析了237例成熟囊性畸胎瘤, 报道肿瘤平均大小为7.07cm。申桂华[6]等报道了176例成熟囊性畸胎瘤的平均大小为8.8cm。本研究中肿瘤大小1.8cm~16.1cm, 中值7.35cm, 与报道的基本一致。成熟性畸胎瘤患者中CAl99升高患者的肿瘤体积较CA199正常患者增大;成熟性畸胎瘤中CAl99的升高与患者年龄、肿瘤侧别及有无妊娠史无关。与陈俊雅研究的结果基本一致[7,8,9]。

卵巢瘤蒂扭转是卵巢肿瘤的严重并发症, 常以未成年女性居多[10], 而且扭转的卵巢病变往往为良性, 甚至扭转的卵巢本身并无病变[11], 常规治疗是急诊手术切除, 影响患者的生育功能和内分泌, 对年轻女性危害较大。本文研究发现, 对于肿瘤直径较大, 超过7cm的, 血清CA199明显升高, 发生蒂扭转的机率较高, 因尽早治疗, 不建议继续观察。近年来由于微创手术的发展, 减轻了手术对患者的创伤, 但是术前对肿瘤性质评估极为重要, 在卵巢成熟畸胎瘤的处理上腹腔镜手术要优于开腹手术[12], 因此术前结合病史及血清肿瘤标记物水平评估进行腹腔镜探查, 可以极大地减轻患者的身心创伤。

摘要:目的 探讨卵巢成熟性畸胎瘤与血清糖类抗原199, (CA199) 水平的相关性。方法 选取2009年-2011年于辽宁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妇产科手术治疗的成熟性畸胎瘤患者80例患者进行回顾性分析, 术前均行超声及血清肿瘤标记物 (CA199、CA125、AFP、CEA) 检测, 统计所选病例肿瘤标记物的表达情况, 在患者年龄、妊娠史、肿瘤大小、肿瘤侧别方面评估肿瘤与CA199的相关性。结果 4种肿瘤标记物中CA199阳性率最高, 达38.75%, 均值:74.87±105.56 kU/L;肿瘤直径1.8-16.1cm, 均值:7.37±2.40cm;CA199升高组肿瘤直径大于CA199正常组,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 P<0.05) ;肿瘤直径越大 (均值9.80±2.17cm) 、血清CA199越高 (均值92.82±84.67 kU/L) 、发生卵巢瘤蒂扭转的机率越大 (P<0.05) 。患者年龄15-69岁, 均值:37.18±13.54岁。当肿瘤发生于双侧卵巢与单侧卵巢比较, CA199差异无显著性, (P>0.05) ;CA199与患者年龄及是否有妊娠史亦无相关性, (P>0.05) 。结论 卵巢成熟性畸胎瘤好发于生育年龄;CA199是目前发现阳性率较高的肿瘤标志物, 与卵巢成熟畸胎瘤具有一定的相关性;成熟性畸胎瘤中CAl99的升高与肿瘤大小有关, 肿瘤直径越大, CA199值越高, 与患者年龄、肿瘤侧别及有无妊娠史无关。对于直径较大, CA199明显升高的卵巢瘤应及时治疗, 避免发生卵巢扭转坏死。

关键词:卵巢成熟性畸胎瘤,糖类抗原199

参考文献

[1]KikkawaF, IshikawaH, Tamakoshi K, et al.Squamous Cell carcinomaarising from mature cystic teratoma of the ovary:a clinicopathologicanalysi[J].Obstet Gynecol, 1997, 89 (6) :1017-1022.

[2]季培英, 徐莲薇, 卢敏, 等.CAl25、CAl99、CEA在五种妇科良性肿瘤中的表达及临床意义[J].临床医学, 2009, 29 (8) :90-91.

[3]DedeM, GungorS, YenenMC, et al.CA199 may have clinicalSignificance in mature cystic teratomas of the ovary[J].Int J GynecolCancer, 2006, 16:189-193.

[4]I to K.CA 199 in mature cystic teratoma[J].Tohoku J ExpMed, 1994, 172:133-138.

[5]王伟萍, 向阳, 沈铿, 等.糖抗原199在卵巢成熟畸胎瘤诊断中的临床意义[J].中国实用妇科与产科杂志, 2011, 27 (1) :95-96.

[6]申桂华, 姜展红, 陈德新.血清肿瘤标记物测定在卵巢成熟畸胎瘤及其恶变者的临床应用[J].中国癌症杂志, 2006, 16 (5) :370-373.

[7]陈俊雅, 廖秦平.成熟性卵巢畸胎瘤血清肿瘤标志物检测的临床价值[J].中国实用妇科与产科杂志, 2011, 12 (4) :244-247.

[8]ComerciJ, LicciardiF, BerghPA, et al.Mature cystic teratoma:a clinieopathologic evaluation of 517 cases andreview of the literature[J].ObstetGynecol, 1994, 84:22-28.

[9]T Sai CK, Huang Tw, Li CC, et al.Cystic seminoma with elevatedvalue of carbohydrate antigen 199 in tumor fluid mimicking cysticteratoma[J].Ann Thorac Surg, 2009, 88:1693-1695.

[10]Celik O, Turkoz Y, Hascalik S, et al.The protective effect of cafeicacid pheny-lester onischemia-reperfusion injury of rat ovary[J].Eur JObset Gynecol Report Biol, 2004, 117 (2) :183-188.

[11]Furkan Kayabasoglu, Serkan Aydogdu, Sebnem Erguler Yilmaz, etal.Torsion of the previously normal uterine adnexa in the secondtrimester of pregnancy[J].Arch Gynecol Obset, 2010, 282:655-658.

糖类抗原15-3论文 篇4

1 材料与方法

1.1 标本来源

选取2009 年1 月30 日-2012 年4 月1 日在遵义医学院附院妇科病房住院行手术治疗,并经病理确诊的宫颈鳞癌患者60 例为研究组,年龄32~65岁,平均(45.00±3.28)岁。按照2009 年国际妇产科联盟(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of Gynecology and Ob stetrics,FIGO)分期,其中ⅠA2期10 例,ⅠB1期13 例,ⅠB2期15 例,ⅡA期22 例。随机选取同期在本院妇科门诊和/ 或病房诊治后经病理确诊的宫颈上皮内瘤变(cervical intra-epithelial neoplasia,CIN)60 例为对照组1,慢性宫颈炎60 例为对照组2。所有入选患者均排除支气管囊肿、妊娠、牛皮癣、肺结核、湿疹及盆腔炎症。各组年龄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 =0.215)。

1.2 主要试剂与仪器

采用酶联免疫吸附法(enzyme-linked im munosorbent assay,ELISA)检测SCCAg和Cath-D水平,试剂由上海信裕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提供,检测仪器为荷兰Wellscan MK2 酶标仪;全自动化学发光免疫分析法检测CA125 水平,仪器为Immulite 2000,试剂由西门子公司提供。所有操作严格按照说明书进行。

1.3 结果判断标准

选择体检健康女性60 例(均行妇科检查及宫颈刮片检测),检测SCCAg、Cath-D和CA125 水平确定参考值。取95%可信区间(confidence interval,CI),SCCAg为0.1 ~0.7 ng/ml,≥0.7 ng/ml为阳性;Cath-D为4.3~7.5 ng/L,≥7.5 ng/L为阳性;CA125 为2.1~8.9 u/ml,≥8.9 u/ml为阳性。

1.4 统计学方法

采用SPSS 18.0 统计软件进行数据分析,计量资料用均数±标准差(±s)表示,运用单因素方差分析(One-way ANOVA),两两比较用LSD法,检验水准为0.05。检测结果以敏感性为纵轴,以误诊率为横轴,绘制工作特征曲线(receiver operating characteristic curve,ROC),计算曲线下面积(area under curve,AUC)和标准误,ROC曲线下面积<0.70 表示准确性较低,0.70~0.90 为中等,>0.90 为较高。其中联合检测结果变量即预测概率由Logistic回归产生,P <0.05 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研究组与对照组的SCCAg、Cath-D和CA125 水平比较

宫颈鳞癌组SCCAg、Cath-D和CA125 水平升高。方差分析表明,各组间SCCAg、Cath-D和CA125水平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见表1。

进一步两两比较结果表明,宫颈鳞癌组与CIN组和慢性宫颈炎组间差异有统计学意义(①SCCAg:宫颈鳞癌组vs CIN组,t =22.286,P =0.003;慢性宫颈炎组vs宫颈鳞癌组,t =20.333,P =0.005;②CathD:宫颈鳞癌组vs CIN组,t =17.385,P =0.000;慢性宫颈炎组vs宫颈鳞癌组,t =16.333,P =0.000;③CA125:宫颈鳞癌组vs CIN组t =16.887,P =0.000;慢性宫颈炎组vs宫颈鳞癌组,t =17.815,P =0.000);CIN组SCCAg、Cath-D、CA125 与慢性宫颈炎组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t =1.952、1.052 和0.927,P =0.144、0.289 和0.493)。

2.2 SCCAg、Cath-D、CA125 与不同病理参数的相关性

宫颈鳞癌组血清SCCAg、Cath-D水平与临床分期、分化程度、间质浸润深度、肿瘤体积、阴道残端浸润、脉管癌栓、盆腔淋巴结转移有不同程度相关,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 <0.05),CA125 水平变化与宫颈癌间质浸润深度有关,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 <0.05)。见表2、3。

2.3 宫颈鳞癌诊断、预测转移的敏感性与特异性

应用ROC曲线,依据敏感性与特异性之和最大化原则,计算出血清SCCAg、Cath-D和CA125 诊断宫颈鳞癌的临界值分别为1.03 ng/ml、13.58 ng/L和8.16u/ml,预测转移临界值分别为3.21 ng/ml、21.20ng/L和12.45 u/ml。敏感性:Cath-D>SCCAg>CA125;特异性:SCCAg>Cath-D>CA125。3 项指标联合检测时敏感性(0.99)和特异性(0.98)均显著提高。见表4。

2.4 ROC曲线面积预测宫颈鳞癌转移

计算SCCAg、Cath-D和CA125 的ROC曲线下面积,分别为0.954、0.905 和0.718,从单项独立指标分析看出,预测宫颈鳞癌转移的准确性:SCCAg>Cath-D>CA125;联合检测的ROC曲线下面积增加到0.977,明显提高预测宫颈鳞癌转移的准确性。见表5。

(n=60,ng/ml,±s)

(±s)

(±s)

3 讨论

宫颈鳞癌的进展是一个从非典型增生到原位癌再到浸润癌的循序渐进过程[6],病因尚不完全明确[7],可能与多基因共同作用有关,系相关致癌因子激活原发基因使细胞增殖和凋亡紊乱所致。目前对宫颈鳞癌的早期诊断及预测转移尚无统一和规范的肿瘤标志物,韦羽梅等[8]研究显示,宫颈癌治疗效果与是否转移密切相关,因此寻找早期诊断和预测转移的指标是提高宫颈鳞癌诊疗效果的关键所在。SCCAg存在于鳞状细胞的胞浆内,是肿瘤相关抗原TA-4 的亚单位,作为一种肿瘤标志物与各种器官的鳞状细胞癌相关[9],当鳞状细胞异常增生时,就会被动表达SCCAg并释放到人体外周血中,诱导细胞毒性T细胞的免疫活性,激发机体对肿瘤的免疫应答[10];Cath-D是一种52 k D的含天冬氨酸的糖蛋白,属于木瓜蛋白酶家族,存在于细胞内溶酶体,有分解细胞内蛋白、激活细胞内酶原和激素的作用,当肿瘤组织细胞代谢加强时,随着肿瘤的发展,Cath-D也会明显升高[11]。有研究显示多种肿瘤患者体内均有Cath-D高表达[12];CA125 属于糖蛋白中的一种,在宫颈癌中的诊断价值曾有报道[13],但其敏感性和特异性均不高。

本文研究血清SCCAg、Cath-D和CA125 及联合检测对宫颈鳞癌诊断及预测转移的价值,结果显示,宫颈鳞癌组SCCAg、Cath-D和CA125 水平显著高于CIN组及慢性宫颈炎组,表明宫颈鳞癌与3 项指标密切相关,对宫颈鳞癌的诊断具有非常重要的价值,与赵倩颖[14]报道一致。血清SCCAg和Cath-D水平与宫颈鳞癌的临床分期、分化程度、瘤体大小、肿瘤浸润深度、脉管癌栓及盆腔淋巴结转移关系密切,可以作为独立预测转移的良好指标,与Gadducci等[15]报道一致。通过CA125 诊断宫颈鳞癌浸润有较好的临床意义。

通过研究结果分析SCCAg、Cath-D和CA125与宫颈鳞癌发病的原因,机制如下:①宫颈鳞癌侵犯鳞状细胞基底层,SCCAg通过血管、淋巴管进入外周血导致水平升高;②癌细胞通过抑制细胞凋亡途径,使机体相关细胞的自杀机制产生抵抗[16],肿瘤细胞恶性生长,鳞状细胞基因表达和调控失常,受到浸润生长及分化程度的影响,参与凋亡调控的细胞高表达SCCAg;③Cath-D水平升高,可能是宫颈鳞癌周围组织代谢加强,抑制自噬体的活性,使得Cath-D的表达随着肿瘤进展而不断增强[17],同时Cath-D刺激癌细胞的生长,降解基底膜和结缔组织[18],破坏宿主细胞外基质天然屏障,有利于肿瘤细胞侵袭[19];④Cath-D可诱导u PA介导肿瘤相关蛋白溶解的级联效应,促进肿瘤细胞增殖、局部扩散[20],特别是在肿瘤浸润和转移的过程中蛋白水解酶发挥重要的作用[6];⑤Cath-D纤溶酶原的水解片段还有抑制血管生成的作用,在缺氧条件下导致环氧化酶2 表达,血管密度增加[21],促使肿瘤的形成;⑥CA125 与宫颈鳞癌的间质浸润深度有直接关系,可能是因为肿瘤细胞的浸润,破坏正常组织细胞的基底膜,淋巴管侵袭导致CA125 水平升高。

应用ROC曲线计算SCCAg、Cath-D和CA125诊断宫颈鳞癌及预测其转移的临界值、敏感性、特异性和曲线下面积,结果显示SCCAg和Cath-D在宫颈鳞癌的发生、发展、分化、侵袭、转移等过程中具有相互调控、诱导或信息传递的协同作用,既可单独成为宫颈鳞癌诊断和预测转移的指标,也可以联合使用;SCCAg具有很高的特异性,而Cath-D有很好的敏感性。如将几项指标联合使用,可明显提高宫颈鳞癌的诊断和预测转移的敏感性和特异性,对宫颈鳞癌早期诊断、预测转移、治疗方案的制定有一定的临床价值。

摘要:目的 探讨血清鳞状细胞癌抗原(SCCAg)、组织蛋白酶D(Cath-D)、糖类抗原125(CA125)联合检测对宫颈鳞癌诊断及预测转移的临床应用价值。方法 酶联免疫吸附法(ELISA)检测血清中SCCAg和CathD水平,全自动化学发光免疫分析法检测CA125。收集2009年1月30日-2012年4月1日宫颈鳞癌患者(ⅠA2~ⅡA期)60例为研究组;宫颈上皮内瘤变组(CIN组)60例为对照组1;慢性宫颈炎组60例为对照组2。研究组在术前检测血清SCCAg、Cath-D、CA125水平,分析血清SCCAg、Cath-D、CA125水平与宫颈鳞癌、临床病理特征、转移及复发之间的相关性。结果 宫颈鳞癌组手术前的SCCAg、Cath-D和CA125水平分别为(1.41±0.26)ng/ml、(19.14±1.52)ng/L和(17.42±0.90)u/ml,明显高于CIN组和慢性宫颈炎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03、0.005、0.000、0.000、0.000和0.000);SCCAg、Cath-D水平与宫颈鳞癌临床分期、肿瘤体积、分化程度、间质浸润深度、脉管癌栓、宫旁转移、盆腔淋巴结转移有不同程度相关,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CA125水平变化与宫颈癌间质浸润深度密切相关,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07)。应用工作特征曲线(ROC)分析SCCAg、Cath-D和CA125诊断宫颈鳞癌的临界值分别为1.03 ng/ml、13.58 ng/L和8.16 u/ml,预测转移临界值分别为3.21 ng/ml、21.20 ng/L和12.45 u/ml,曲线下面积(AUC)分别为0.954、0.905和0.718。结论 血清SCCAg和Cath-D水平对宫颈鳞癌的诊断、临床分期、预判复发具有很高的临床诊断价值;SCCAg、Cath-D和CA125 3项指标联合使用,可明显提高预测宫颈鳞癌转移的临床价值。

糖类抗原15-3论文 篇5

关键词:肿瘤特异性生长因子,糖类抗原125,子宫内膜异位症,阳性率

子宫内膜异位症 (EMS) 是育龄期妇女的常见病, 虽为良性疾病, 但具有组织侵袭和血管生成等恶性生物学行为, 其确切的发病机制仍是研究的热点[1,2]。血清肿瘤特异性生长因子 (TSGF) 为近年发现的一种新型的广谱恶性肿瘤抗原标志物, 目前已应用于恶性实体瘤的诊断和预后判断[3]。肿瘤标志物糖类抗原125 (CA125) 在鉴别卵巢包块的良恶性上具有一定价值[4], 但是在对EMS患者血清检测中应用较少。本研究通过回顾性分析血清TSGF和CA125 水平在EMS患者中的变化, 以探讨其在临床中的应用价值。现报道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本组EMS患者64 例, 由沈阳医学院附属中心医院2014 年3-7 月收治, 均经病理检查确诊为EMS。年龄36~64 岁, 平均 (39±5) 岁;病程6 个月至5 年, 平均 (28±9) 个月。采用美国生育学会 (AFS) 提出的“修正EMS分期法 (r-AFS) ”为标准, 其中Ⅰ—Ⅱ期21 例, Ⅲ—Ⅳ期43 例。另选同期我院门诊体检的健康妇女60 例作为对照组, 年龄35~63 岁, 平均 (39±4) 岁;两组患者均未使用激素类药物, 心、肝、肺、肾等重要脏器无疾患, 肝、肾功能检测正常。所有患者均签署了知情同意书。

1.2 治疗方法观察组患者中, 49 例行腹腔镜手术治疗, 气管插管静脉复合麻醉, 取膀胱截石头低臀高位。用CO2建立气腹, 并维持腹内压在13~14 mm Hg (1 mm Hg=0.133 k Pa) 。放入直径10 mm腹腔镜, 分别于左右侧麦氏点与脐孔连线中点处做切口, 并分别放入直径10 mm、5 mm Trocar进行手术操作。15 例行开腹手术治疗:采用连续硬膜外麻醉, 按常规开腹手术方法进行。

1.3检测方法所有待检者清晨空腹, 抽取肘静脉血3 ml, 置于无抗凝剂的一次性干燥试管内静置1 h, 于3 000 r/min, 离心半径为11 cm, 离心3 min, 析出血清放置于-80℃冰箱保存。血清TSGF测定采用生化光电比色法, >71×103U/L为阳性。血清CA125采用放射免疫分析法测定, 操作均按说明书进行。

1.4统计学分析选用SPSS 17.0统计软件进行数据处理, 计量资料以±s表示, 组间比较采用t检验;计数资料以百分率表示, 组间比较采用χ2检验, 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TSGF、CA125 水平比较治疗前, 观察组患者TSGF、CA125 水平明显高于对照组 (P<0.05) ;治疗后3 个月, 观察组患者TSGF、CA125 水平与治疗前比较明显降低 (P<0.05) , 与对照组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 (P>0.05) , 见表1。

2.2 阳性率比较观察组患者TSGF、CA125 单项检测与联合检测的阳性率均明显高于对照组 (P<0.05) , 且联合检测的阳性率明显高于单一检测的阳性率 (P<0.05) , 见表2。

注:与治疗前比较, #P<0.05, 冶疗后3 个月与对照组比较, *P>0.05

注:与对照组比较, #P<0.05, 与TSGF、CA125 单独检测组内比较, *P<0.05

3 讨论

TSGF为近年来研究较深入的一类肿瘤生物学标志物[5]。TSGF来源于恶性肿瘤细胞, 它仅对恶性肿瘤血管增生起重要作用, 而与非肿瘤细胞及血管增生无明显的关系。在恶性肿瘤形成的早期即达到临床可检程度。因此, 可以说TSGF不仅是恶性肿瘤的特异标志物, 而且对肿瘤的早期诊断也具有重要的临床价值。

血清CA125 也是一种肿瘤标志物, 普遍存在于人体的腹膜、胸膜、心包膜、输卵管内膜、子宫内膜及子宫颈管内膜组织中。正常情况下, 上述组织内的CA125 蛋白表达不明显, 甚至不表达。但是, 当患者处于疾病状态下, 进而引发子宫内膜发生移位, 异位的子宫内膜具有较强分泌CA125 的功能, 最高达正常子宫内膜分泌量的4 倍, 并能释放进入血液循环后导致血清CA125 水平增高[6]。已有资料显示, 确诊EMS患者, 随着r-AFS分期越高, 血清中CA125阳性率越高[7,8]。叶蔚等[9]研究显示, 血清CA125 应用于EMS能进行疗效评价及预防复发。李海洋[10]等探讨血清TSGF、CA125 水平对EMS患者的诊断价值, 及其与临床分期和疾病复发的相关性, 结果显示, 联合检测血清TSGF和CA125 能提高EMS诊断敏感度和特异度;且血清TSGF水平在中重度EMS患者中与r-AFS分期呈正相关;血清TSGF可单独作为一项监测复发的指标。

本研究结果显示, 子宫内膜异位症患者血清中TSGF、CA125 水平明显高于对照组, 且阳性检出率高于对照组和单一检测组, 说明联合检测血清中TSGF、CA125 水平对子宫内膜异位症患者的诊断和治疗具有一定的临床价值。

参考文献

[1]朱琳, 颜士杰, 沙玉成.血清和腹腔液中CA-125、TNF-α与子宫内膜异位症患者的相关性研究[J].中国妇幼保健, 2014, 29 (8) :1196-1198.

[2]乐杰.妇产科学[M].7版.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 2008:325-325.

[3]施绍红, 田小平.子宫内膜异位症患者治疗前后血清TSGF和血浆VEGF水平的临床意义[J].放射免疫学杂志, 2006, 19 (1) :67-68.

[4]钱燕.卵巢癌患者血清IGF-1、TSGF、VEGF、CA125和CEA联合检测的临床价值[J].中国当代医药, 2010, 17 (26) :70-71.

[5]张光才.子宫内膜异位症患者治疗前后血清SOD、GAl25、TSGF检测的临床意义[J].放射免疫学杂志, 2007, 20 (1) :38-39.

[6]张俊娇, 周潘梅.卵巢J性宫内膜异位囊肿CA-125的测定及其临床价值[J].中国基层医药, 2013, 20 (20) :3109-3109.

[7]刘泽星, 徐驰, 卢北燕, 等.血清CA125及CA199检测在子宫内膜异位症分期中的表达与意义[J].中国医学创新, 2014, 11 (31) :142-144.

[8]郝长宏, 田永会, 刘正玲, 等.子宫内膜异位症患者血清CA125、HE4、EMAb的表达及其临床意义[J].实用妇产科杂志, 2014, 30 (11) :855-857.

[9]叶蔚, 黄顾, 邓敏.AFS各期子宫内膜异位症患者血清、腹腔液CA125和抗子宫内膜抗体的检测及临床意义[J].广东医学院学报, 2005, 23 (5) :540-540.

上一篇:学生语言表达能力培养下一篇:板蓝根的对话

热门文章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