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尾教学

2024-06-10 版权声明 我要投稿

课尾教学(精选2篇)

课尾教学 篇1

关键词:小学语文,课尾处理,教学艺术

对小学语文教学来讲, 很多同行都认为应是“虎头、猪肚和凤尾”。这就是说一堂好的语文课, 不但要重视课的开始和过程, 而且也要重视课尾的结束工作。俗语说“做事, 应有头有尾”。对于小学语文教学来讲, 课尾既是师生对全课的总结, 更是帮助学生梳理知识、构建“知网”的重要措施。有效的语文课尾一定结合课文内容, 尽力满足学生的学习需求。那么, 怎么才能做好语文课的课尾工作呢?现个人谈谈自己的做法:

一、利用“重点段 (关键句) ”, 深化认知

在语文教学活动中, 我们充分依托课文可以帮助师生有效地完成教学任务。现行教科书中大多数课文的最后段落或话语, 都是总结性的句子, 是最好的教学“收官”之据。我们在师生共同分析和探究完成相关的知识后, 可以通过这种总结性的句子或段落来深化全文的重难点, 这样能使学生对课文的重点知识提升理解。如课文 《郑成功》, 最后一段写了:民族英雄郑成功收复台湾、建设台湾的伟大功业, 是我们永远也不会忘记的。这既是全文的中心句, 又总结全文, 点明了中心。因此在教学时, 我让学生紧扣这个重点句子, 找出全文中哪些地方是写郑成功收复台湾的, 哪些地方是写郑成功建设台湾的?抓住了这个句子, 可谓是“提领而顿, 百毛皆顺”。 学生抓住了这个句子, 课文的重点和难点也就迎刃而解了。在对文本的解读过程中, 也就进一步感悟到郑成功的爱国情怀。

二、突出“训练点”, 习得语用

对于小学语文教学来讲, 不仅仅是使学生掌握一些做人的交流方式方法, 更重要的是让学生通过对课文的深刻理解、感悟, 培养他们健康的、积极向上的智慧。学生在进行课文阅读时, 教师全心全意进行合理的启迪和引导, 使他们知道应对文章进行深入的挖掘, 探寻文中的“闪光点”, 并加以说明, 比如“作者为什么要这样写?” 在教学结尾时, 我们可以利用这样的方式方法, 以突出的信息来进行强化训练, 让学生查找或探寻出课文的立意、选题等内容, 促使他们在其过程中进一步深化对知识的理解。如课文《孔子游春》的第八小节, 写了孔子以水为喻, 教育学生要做像水一样的真君子。 句子采用比喻和排比的方式, 先写水的特点, 然后作结。我以此作为训练点, 让学生仿写一些句子。学生写的答案精彩纷呈:水浩浩荡荡, 奔向大海, 他好像有志气, 不达目的决不罢休;水清澈透明, 他好像纯洁无瑕……在训练中, 既培养了学生的想象能力和语言运用能力, 又进一步体会孔子的循循善诱、语重心长。使学生更加深入地理解了课文。

三、拓展“感官区”, 升华体验

现代科技是日新月异的发展, 也给教学带来了极大的便利。现代教育技术在教学中的运用, 能使学生在多个层面中有效的理解课文及其表达的含义。比如, 教学中我们可以利用视频播放音乐与学生的朗读结合, 让他们体会课文和作者丰富的情感, 帮助学生更加直观形象的感知、认识作者写作的背景等等。

如教学课文《把我的心脏带回祖国》时, 课文写道:肖邦在法国巴黎创作了《革命练习曲》鼓舞波兰人民团结起来, 与沙皇俄国做斗争。在讲解课文时, 我利用多媒体课件, 播放《革命练习曲》, 感受那催人奋起的旋律, 感受音乐的意境和情感。再结合文本内容, 体验肖邦的爱国情怀, 升华自己的情感。

四、妙设“读写链”, 读写迁移

部分教师在语文教学活动中, 对学生的知识学习仅仅是停留在让他们理解的层面上, 忽视了学生表达能力的培养和训练, 不利于学生习得知识的再利用。事实上, 高效的语文教学, 关键在于让学生合理的积累语文知识并有效的利用它。因此, 在平时的语文教学中, 我们可根据课文的重难点内容, 多多的让学生表述出自己的感受和感想, 让他们在课中进行口语描述, 并以此为内容, 指导他们课后进行练笔。

再如《詹天佑》一课, 课文主要讲了詹天佑主持修筑京张铁路的事。课文最后一节写了:在青龙桥附近有一座詹天佑的铜像, 许多到中国来游览的外宾, 看到詹天佑留下的伟大工程, 都赞叹不已。 我以此作为“读写链”, 让学生以一位游客的身份, 写一写自己的心里话。学生通过前文的学习, 对詹天佑克服重重困难, 顶住重重压力, 建成京张铁路, 早已敬佩不已。因此, 学生纷纷拿起笔来, 倾吐自己的心声:有的写道:詹天佑, 你真是爱国的楷模;詹天佑, 你为中国人争了光, 不愧是“中国铁路之父”……读写链的设立, 使学生能够深刻地表达出对课文的理解, 还激发学生写作的兴趣和欲望。

五、延伸“阅读面”, 自能读书

现今苏教版教科书中课文都是选取的适合学生身心规律和年龄特征的, 这有助于学生在教师的指导和帮助下, 真正的认识社会、 感知世界, 并逐步积累、丰富他们的知识。实际上, 语文教科书中的课文仅仅“沧海一粟”, 教师还要做好学生的课外阅读延伸和引导。 如:课文《一本男孩子必读的书》, 讲了一家三代相传的书是《鲁滨孙漂流记》, 这一家三口传承的不仅是一本书, 更重要的是传承一种精神:在困难面前毫不退缩, 做生活的强者。课文对鲁滨孙的事例写得比较概括, 学生的印象比较肤浅。因此, 我让学生自己去借或买原著——《鲁滨孙漂流记》, 利用课余时间阅读。然后, 在课外活动时间, 组织一个竞赛活动:讲一讲鲁滨孙的故事。将课堂教学向课外延伸, 培养学生自能读书的兴趣, 更让学生在阅读中, 学会如何做生活的强者, 学会生存。既让学生读了书, 又让学生学会了做人, 可谓是一举多得。

巧设课尾,激起思维涟漪 篇2

在现实的教学工作中,笔者发现目前的课尾工作在教学活动中并没受到重视,这主要是由以下几个因素造成的:备课时,有的老师为了防止出现内容不满40分钟的情况,往往多预备了一些内容,这样,在上课时,为了把知识讲得更清楚明白,常常将整节课安排得非常满,甚至出现拖堂的情况,根本没有留下时间进行结尾;还有些老师认为课程的讲解具有连贯性,一节课往往讲不完一个知识点,反正下节课还要继续讲述,有没有课尾根本不重要,当然,也有部分老师认识到课尾的重要性,但是由于缺乏正确的思考和分析,课尾也只是一带而过,起不到应有的效果。笔者认为,要想有一个精彩的课尾,需要做到以下几点。

一、课前准备,预留时间

要想留下课尾活动的时间,不可能完全依靠课堂上临时的思考和准备,备课时,就必须有充分的考虑,一节课的教案,不仅仅要做到内容充实,还要根据实际情况,预设不同的方案,如根据学生的接受能力,预留下一些增加或删减的例子等其他内容,比如,如果这节课所要讲述的知识点较多,课堂上能够留下的时间很少时,课尾就需要几句简单的话给学生留下一个课后思考的空间,如果一节课讲述的内容比较少,那么,我们的课尾既可以是通过有趣的例子来吸引学生在课堂上的竞赛,也可以是對下节课内容的延伸,引导学生去提前预习。

二、精心设计,切中要点

毫无疑问,缺乏精心的设计,课的结尾只会草草了事,最常见的就是:例如,“本节课,你有什么收获?”或者“这节课,你学到了什么?”诸如此类干巴巴的设计,教师有时也是像例行公事一样,如果学生的收获比较零碎,也就听之任之了,然后教师再按照自己的思路总结一下就结束了,而大多数学生都显得不关己事,长此以往,就流于形式了。所以,精心设计结尾显得相当重要。设计不光是内容上要切合教学的主题,在内容和形式的安排上也要充分考虑,给予学生表达、思考、回顾以及延伸的机会。如,在教学五下《圆》时,最后的结尾我让学生谈了通过这节课的学习,你对圆有了哪些新的知识。接着,我向学生提出一个挑战:把一头牛拴在一块正方形草地的一个地方,如果要使这头牛把这片草地全部吃完,绳子至少有多长,拴在什么地方?学生的思维一下被打开了,并且一个个都跃跃欲试。下了课之后,学生还在热烈地讨论,并迫不及待地和我交流他们的想法,获得了挑战成功的乐趣。

三、倾听心声,捕捉生成

课的结尾中,学生在讲到本节课的收获时,常见的是学生讲得比较零碎,这就需要教师能倾听心声,读懂学生隐晦、微妙的无声思想,捕捉知识的生成点,因为学生的归纳能力是需要悉心培养和引导的,他小心翼翼地在说收获时,并不是很确定,所以,对于他们的回答教师要进行恰当的鼓励,抓住生成点加以研究,会增强学生学习数学的兴趣。如,在上苏教版二下《认识方向》时,最后问小朋友:“你今天学到了什么?”有学生回答说:“认识了方向。”我肯定他的回答:“你真厉害,一句话就把我们今天一节课的内容概括出来了。”接着追问:“你知道哪些方向吗?”还有什么疑问吗?有学生问:“东是直直的,但东南却是斜斜的,为什么呢?”好问题,正是本课的精华所在。我指着黑板上的平面图,说:“小朋友,我们说左西右东,但东南怎么会斜着呢?”同桌讨论,一会儿,就有学生说因为东南是东和南交叉的地方,我表扬了他,并且通过多媒体再次演示了它们是如何交汇的,使学生理清了思路,拓展了思维。

四、增添趣味,主动参与

通常,我们在课的导入时,都会充满情趣地导入,以激发学生的兴趣。其实,如果课的结尾增添趣味性,让学生主动参与,使学生怀着愉悦和美好的心情等待着下节数学课的到来。如,名师黄爱华教师上的“24时记时法”的以游戏结尾:“用两个手臂来表示时针和分针,根据两个手臂的位置和它们之间的角度,可以判断是几点。老师做动作,大家来判断:21:00 18:00 0:00 24:00,今天中午12:00,“为什么最后的几个时刻,大家的动作都一样?”学生回答说:“因为这个时候,时针和分针都指着12。”巧妙的设计,趣味的游戏,知识的巩固和延伸都在一种轻松愉快,学生主动参与的氛围中进行,学生学习数学的劲头并没有因为课的结束而消失,反而是更加强烈了。

课的结尾,犹如品茗,壶中之水虽已喝完,但唇齿留香,回味无穷,在结束时学生还意犹未尽,兴致盎然,期待下节课的到来。

上一篇:作文题材下一篇:极复杂水文地质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