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部公房

2024-06-10 版权声明 我要投稿

安部公房(精选2篇)

安部公房 篇1

1950年, 他凭借《红色的蚕茧》获得战后文学奖。1951年, 他以《墙壁——S.卡尔曼氏的犯罪》获得芥川文学奖, 受到日本文坛的瞩目。之后作品不断, 其中, 1962年发表的《沙中女》获法国的最优秀外国文学奖, 从而为他赢来了世界声誉。以上作品多以现实中不太可能出现的情况为假设, 描写了人物异乎寻常的举止反应。通过幽默或嘲讽的描写来揭示人性的扭曲, 人的异化, 人的存在感的虚无等, 从而表达他对现实社会的认识。这些描写看似荒诞不经, 却引人深思。

《棒》是安部公房的一篇短篇小说, 它以异化的手法, 揭示了普通人的命运。本文通过对这个短篇的解读, 分析“棒”的象征意义, 以及此短篇所运用的独特的创作手法。

一、《棒》的内容解析及其“棒”的象征意义

《棒》讲述的是一个男人照顾着自己的俩个孩子, 无缘无故地掉下屋顶, 变成一个木棍, 并且有机会倾听师生三人对自己评判的对话。师生三人每个人的看法各不相同, 给变成木棍的男人各自不同的定位。

首先, 主人公变成木棍之前所处的环境也有着深刻的寓意。文中开头就这样写道:“闷热, 一个六月的星期日……我在人群拥挤的车站前百货公司的屋顶上, 一面照顾两个孩子, 一面俯视雨后浮肿的街道”, “也许因为空气潮湿, 我竟然焦躁异常, 对孩子发脾气。大孩子以愤怒般的声音叫喊:‘爸爸……’我仿佛想逃离这声音似的, 不由得探出了上半身。”周围环境的不适引起主人公内心的烦躁, 潜意识中隐藏了一种想逃离这个世界的想法, 这是一种心理压抑的折射。由此我们看到, 生活现实的压迫感变成一种强大的力量, 使人在不知不觉中扭曲变形, 安部公房把这种变形抽象成为现实中的一根木棍。这是一种超现实的描写方法, 他将木棍置于人类存在的现实中, 而木棍本身又是人所变成的。因此, 人就是木棍, 木棍就是人, 他们所生存的空间是相同的。

其次, 主人公逃离般地变成木棍之后, 听到师生三人对自己不同的评价。这三段话表现了对普通的木棍所代表的人普通人的三种不同的看法。

一个学生说:“上边沁进很多手垢;下面部分磨损得相当厉害。我想, 这正表示:这根棒不是一般被抛在路旁的东西, 是为某些固定目的, 为人所使用的。不过, 这根棒似乎受到相当粗野的待遇, 伤痕累累, 这根棒可能生前有一颗诚实而单纯的心, 所以尚未被抛弃, 还在继续使用中。”显然, 这个学生把木棍当做一个人来看待。他认为, 这个人曾有一颗“诚实而单纯的心”, 这样普通的人在工作中勤勤恳恳, 虽然没有出类拔萃, 但是由于肯默默地做事, 为社会作出自己的贡献, 因而才“尚未被抛弃, 还在继续使用中”, 在现实中才没有被辞掉, 被社会淘汰。因此, 这个学生认为普通人也能发挥他自己的价值, 对他是持一定的认可和肯定的态度。

与此相反, 另一个学生却说, “我认为, 这根棒非常无能, 可能是因为太单纯了。只是普普通通的棒子, 用来做为人的工具, 实在太差了。若是棒子, 只配让猿猴使用。”这个学生看到了这根棒子的无能和平庸, 他认为这根棒子不配做人类的工具。显然, 他认为棒子所代表的平常人不适于和优秀人共处, 只适合与“猿猴”一样低等的人们共事。而且, 他对“单纯”的看法也不同, 他认为普通人可能是“太单纯”了, 没有复杂的头脑, 高深的智慧, 只是“普普通通”的泛泛之辈。这个学生对普通人的轻视是非常直接和鲜明的。

老师认为这个木棍“因为太平常, 所以不必特别提出来研究”。因此, 同样表达出他对棍子的普通、平庸的认识。

最后, 在对木棍的惩罚问题上, 老师最终决定, “像这样置之不理, 就是最好的惩罚。大概有人会捡起来, 跟生前一样当作棒, 用在许多方面。”这不禁让人想起日本公司中有这样一批人, 他们缺乏良好的工作能力, 公司却既不炒他们鱿鱼, 也不给他们安排必要的工作, 给很少的工资, 他们只能像摆设一样受人轻视。这样的目的, 一方面是表示出公司的仁慈, 即使这样不工作的人公司方面也给他们最基本的恩惠和照顾让他们留下来;一方面, 让他们作为反面模板以此警示其他员工:如果不努力工作, 也会像他们一样没有工作干, 不受人尊敬。如文中所述, “像这样置之不理, 就是最好的惩罚”, 幸运的话, “有人捡起来, 跟生前一样当作棒, 用在很多方面”, 这就是普通人的命运。文中的“棒”的命运正象征了普通人的命运。

二、《棒》的创作手法及其艺术特色

异化手法是文中最突出的一个写作特点。一个男人变成了木棍, 这在现实生活中是不可能有的事情, 但是安部应用这种抽象的写法反映了人类在现实生活中的状况, 表达了自己对现实生活的认识。这种手法与卡夫卡《变形记》相类似, 并在他的作品《沙女》中也体现的非常明显。人们在现实环境中发挥的力量越来越渺小, 逐渐失去了自己的主动地位, 由支配地位转为被支配, 如同主人公在不知不觉中莫名其妙地变成了一根平庸的棒子, 任由现实世界主宰, 决定其命运。

除了应用异化手法, 将此文置于一个超现实的世界之外, 安部还应用了比喻, 象征等手法使得这篇短文非常有趣。比如, 俩个观点完全不同的学生, 一左一右, 却“从身高、脸形到戴帽子的方式, 都像是双胞胎。”这种巧妙的设置, 非常滑稽可笑却又寓意深刻。

此外, 全文构成非常紧凑, 前后呼应。如开头主人公是在孩子的“爸爸, 爸爸”的叫喊声中变成了棒, 被师生三人评论一番之后, 被丢弃在地上, 又在人群中听见了“爸爸, 爸爸”的喊叫声。主人公好不容易找到了自己的存在:即, 即使所有的人把他当做一个平庸的人, 可有可无, 但是他的孩子仍然需要他。然而, 这喊叫声, “像我的孩子, 却又不像。在这拥挤的人潮中, 有成千的孩子。这些孩子中, 有人正在呼叫父亲, 本来就不足为奇。”主人公被这种飘渺的自我存在的缺失感再次笼罩。

三、总结

这个短篇以其诙谐幽默的构思给我们揭示了一个严肃的社会问题。人们所生存的现实世界充斥了各种事物, 龙鱼混杂, 优秀的人毕竟占少数, 作为大多数存在的平庸的人应该如何去看待和安置?他们没有像一少部分人那样作出丰功伟绩, 受人赞赏和仰慕, 或许一生都是默默无闻, 即使偶尔受到关注也是由于意外的机会。正如文中主人公之所以受到师生三人的关注和讨论, 主要是由于偶然的事故中变成了“棒”的缘故。最关心他们的也许就是他们的亲人, 而即使是亲人也只是模糊的, 不确定的。那么, 在这个现实社会中, 这部分人该如何生存?在各种压力下他们显得多么渺小?既要忍受生活的重压, 还要忍受来自各方的评论,

舒曼艺术歌曲的特色

肖虹 (陕西省宝鸡文理学院音乐系721007)

摘要:舒曼艺术歌曲具有独特的魅力和巨大的艺术感染力, 创造个性鲜明。他的艺术歌曲无论是在创作手法上还是在古典主义歌曲的继承和发展上都具有跨时代的意义, 本文将从多个方面对其艺术歌曲进行剖析, 揭示其独有的音乐特色, 并通过作品的简介透视出舒曼的浪漫主义色彩的艺术人生。

关键词:舒曼;浪漫主义;艺术歌曲;风格;特色

在浪漫主义历史长河中, 舒曼作为其杰出的代表人物, 是一个成功的继承者与开拓者。舒曼在世界上享有极高的地位, 其音乐思想是19世纪德国浪漫主义时期审美意识的产物, 他对音乐艺术本质的理解, 对音乐的高度思想性和艺术性的要求, 对音乐生活音乐创作中的庸俗倾向的批判, 在西方音乐史中占有不可忽视的地位, 凡学习西洋唱法的歌唱者, 都要将舒曼的艺术歌曲作为必备曲目。他所创作的艺术歌曲是人类艺术宝库中弥足珍贵的文化资源, 具有持久的生命力和强烈的艺术感染力。他的艺术歌曲中常采用的主题诗是描写爱情、大自然、和人生中短暂易逝的幸福和一些叙述故事情节的的诗作在舒曼身上, 浪漫主义的想象力和音乐家的敏感反映能力结合在一起, 所以舒曼享有“诗人音乐家”的美誉。

舒曼对当时音乐生活和音乐创作中庸俗的倾向的进行着历史性的批判和评论。他的音乐语言来自于自己的民族文化传统, 在用这种音乐语言对自己的民族情感加以表现时, 对民族就起了支持作用。舒曼喜欢从民间音乐一一民俗性的舞曲、分节歌、叙事歌等民间体裁中汲取它们的音调特点, 再进行必要的“修剪”和“嫁接”, 使之成长为自己的浪漫主义之树。他两部最出色的声乐套曲《妇女的爱情与生活》以及《诗人之恋》, 中的一些歌曲, 可视为这方面的出色范例, 充分的表现了舒曼的歌曲中遵循了德国民歌简洁, 朴实, 自然的特点。他以自己独特的方式支持着自己的民族。

舒曼艺术歌曲的创作中, 钢琴伴奏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他开创了浪漫主义钢琴表现技巧的新天地。众所周之舒曼艺术歌曲的创作极大程度上继承了舒伯特, 但是他没有像舒伯特那样将钢琴伴奏作为某种景物或场景的描写, 而发扬了舒伯特艺术歌曲钢琴伴奏抒情的一面, 并将钢琴伴奏作为一种情感的载体, 直接表现主体内心情感, 把艺术歌曲旋律与钢琴伴奏结合的完美无缺, 天衣无缝。他给予钢琴伴奏更多的独立性, 并巧妙的发挥前奏、间奏和尾声的表现力, 尤其是在歌曲前后都增添钢琴序曲和终曲, 使钢琴伴奏展现了无穷的可能性。他的转调手法使音乐从古典和声和转调法中解放出来, 从而丰富了和声的色彩和表现手法。此外他还吸收了复调音乐织体的写作风格, 加强了钢琴伴奏内声部旋律的活跃性, 更丰富了钢琴的表现力及范围。

他的声乐套曲《诗人之恋》的音乐继承了舒伯特声乐创作的传统, 注重对诗歌情感的深刻体现。不过在舒伯特的艺术歌曲中, 歌唱和钢琴伴奏两部分的地位是对等的, 而舒曼则把钢琴和歌声更紧密的结合, 甚至有时钢琴部分超越了歌唱部分。从钢琴伴奏上看, 此作品已打破了过去那种钢琴伴奏的概念, 它为钢琴伴奏的独立性开辟了先河。舒曼把钢琴伴奏与歌曲旋律的完美结合, 使歌曲表现手段更加细致灵活, 对人的情感、心理状态、大自然的优美景色的展现, 都使音乐形象更加鲜明、具体、生动。还有履行自己的职责求得生存。

由此可见, 安部公房的这篇小说, 从一个独特的角度提出了深刻的社会问题, 他从现实社会和人们的存在认可俩个方面阐述了自己对普通人命运的看法, 并表达了一种无奈的哀叹。他让我们认识到, 现实世界是势力的、潮湿的、冷漠的, 普通人只能作为一种衬托, 游离在人群中, 四处飘荡, 寻找着自己的方向。努力的结果完全取决于不确定的因素, 可能永远被忽略, 永远都没有收获。这不正体现了普通人的一种悲哀的命运么。

从而把钢琴伴奏提高到了一个新的水平。

舒曼认为音乐是所有艺术中最富有浪漫情感的艺术, 是浪漫色彩的本身, 音乐中应突出情感。音乐创作者在创作过程中, 应自我肯定、自我崇拜、自我想象甚至于自我宣泄。他认为声乐是人类情感的流露, 是除了语言之外最能直接与人类交流的音乐特殊语言。情感放在什么地方音乐就会随之出现在这个地方。他认为歌曲表现的感情是丰富多彩的。对感情的运用的推崇至极, 甚至置它于理性之上。他认为理智有时可能会出错, 但是感情却是不会出错, 不会骗人的。在创作音乐时, 情感的真挚投入尤为重要。这样才能更好的诠释音乐, 更好的让观众产生共鸣。

他还十分重视音乐创作与社会生活的联系, 他用自己的音乐反应着现实生活。并坚持只有来自生活的艺术才是有真情实感的内容, 才能与人产声共鸣。在舒曼的创作过程中, 扎根现实生活, 所以他的作品表现的不止是其深思熟虑的一面, 更与现实生活紧紧相连。通过他的一起写作品让人们可以更清楚的了解那个时代知识分子的的痛苦、矛盾以及社会现实对他们的不公平待遇。对一些庸俗习气和浮华、僵化的守旧的艺术趣味进行批判。他指出“音乐决不是供人娱乐、供人在茶余饭后消谴解闷的东西。”通过一些反映市民生活的歌曲作品如《走私犯》《灿烂的五月里》《英雄颂》等对这类现象进行了深刻尖锐的批评, 引导人们以积极向上的思想态度去对待生活, 以高尚的艺术观念去接受文艺作品。他用自己独特的音乐方式, 奠定了后期浪漫派艺术歌曲发展的基础, 特别是他对于继承与创新的态度上给予了我们后人极大的启示, 为我们今后的学习提供了一个极佳的典范。他的创作思想对以后各时期、各民族的艺术歌曲创作都产生了极其深远的影响。

参考文献

[1]张洪岛.欧洲音乐史[M].北京:人民音乐出版, 1983.

[2]李应华.西方音乐史略[M].北京:人民音乐出版社, 2001:52.[3]吴源.舒曼[M].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 1999

[4]袁冬梅.漫谈艺术歌曲[J].东方艺术, 2004 (S1) :158.

[5]巴琴斯卡娅.舒曼传.中央音乐学院华东分院编译室翻译, 音乐出版社

[6][德]舒曼.古·扬森, 陈登颐译.舒曼论音乐与音乐家[M]

[7]高慧、论艺术歌曲钢琴伴奏的审美功能[J].艺术教育, 2006 (5) :63.

[8]王个松.谈艺术歌曲的特点及创作[J].惠州学院学报 (社会科学版)

[9]方之文著.舒曼:诗的音乐, 音乐的诗[M].北京:人民音乐出版社.1998.10

[10]霍立.舒曼的声乐套曲妇女的爱情与生活的钢琴伴奏艺术[J].乐府新声, 2006

[11]常桦舒曼和他的钢琴作品[J]钢琴艺术, 2003 (01)

[12]王健健.舒曼声乐套曲.诗之恋人的艺术特色及其演唱研究

肖虹, 宝鸡文理学院音乐系声乐讲师, 获文学学士。

摘要:安部公房是日本当代独特的作家, 受法国存在主义的影响, 他总是以非现实的手法揭示和批判现实社会存在的各种问题。《棒》作为他的一个短篇作品被几次选入日本教材, 它通过异化的手法、简短的对话, 揭示了现实生活中普通人的命运。

关键词:安部公房,棒,普通人

参考文献

[1]于荣胜.《日本现代文学选读 (上卷) 》 (增补版) .北京大学出版社, 2006

安部公房 篇2

1、封闭空间与主体行为模式

《赤茧》中“我”在熟悉又陌生的城市中寻找自己的家,在没有结果的寻找中充斥着人情冷漠与社会的残酷,最终“我”异化成蚕茧为自己创造了一个“家”。《魔法粉笔》与《墙》中,主人公都异化成了墙壁的一部分,这一过程也可理解为安部在《墙》中所提到的“从死的有机物到活的无机物”的转变。

在原有的社会生存空间中,安部笔下的人物总是在寻找一定意义上的归属,人物在极端的情节矛盾中,慌张、迷茫、无所适从,因为社会空间中的人与人之间的冷漠,人与社会集体的疏离,以及人与自身心灵的陌生感,而使得主体的行为模式变得被动。[1]《赤茧》中冷漠女人的脸的描写;《魔法粉笔》中氩先生创造的夏娃形象;《墙》中代表各个社会阶层对罪行学科专家们,这些形象以不同的形式和层次代表着社会空间中的国家权力机器。安部以荒诞夸张的手法将主人公的境遇推到极端,以冷漠的笔法为主人公设定了悲情的命运,作品中的人物都在寻找归宿,但却寻而不得,但安部又仁慈的为主人公设定了另外的存在形式,这是异化写作手法的运用。安部作品的主题充满了温情,即使面对都市人生存的困境,他并不能给我们一个温暖实在的物质实体,但他创造了一个桃花源般的梦想地,告诉人们仍应保持生存的勇气。

2、半封闭空间与主体行为模式

安部以1962年的《砂女》为标志开始了新时期的写作,他不同时期的作品有不同的表现手法,但关注人思考现代都市人所面临的困境,这一主题未变。本篇论文主要以安部1962年到1984年的代表性作品为分析对象,来阐述安部在作品中如何为主人公设置半封闭空间,以及人物的生存模式寓意。

《砂女》中主人公仁木顺平是个昆虫爱好者,因错过了回城的班车而滞留沙漠中,后被当地人蒙骗而误入几乎被沙子埋没的房子,开始了与一个女人的姘居生活。作品中,安部为设定了沙中的房子——砂洞作为人物的生存空间。1964年的代表作品《他人的脸》讲述的是主人公在一次工伤事故中毁容,“他”带着惶恐试着与周围环境建立起新的关系,但在周围生存环境的矛盾压力下,“他”认为必须有一张代表身份的脸才能得到别人以及社会的认可,因此开始处心积虑地制作假面。《箱男》(1973)中主人公为自己创造的生存空间——纸箱。《樱花号方舟》(1984)中安部对新时期人们所面临的核威胁生存现状的思考。在这一系列的作品中呈现出“砂洞”、“假面”、“纸箱”、“方舟”等半封闭空间。封闭空间的设置被认为是安部温情主题的体现,但半封闭空间设置,安部让主人公更加勇敢,即使不知道创造的结局怎样,但主人公的行为模式却是积极的。

在《他人的脸》这部作品中,主人公带着惶恐想要回归到原有的社会共同体中,当迎来的是冷漠与疏离时,他将原因归结为自己缺少一张进入这个共同体的脸,因此他处心积虑的制造假面,故事写到这里似乎看到了主人公创造新空间的积极意义,但妻子识破这个惶恐男人的计划时,也让主人公的行为以失落和荒诞收场,道出了人存在的脆弱性与模糊性。

《箱男》中的主人公的行为模式较之前的所有作品,更加的积极。当他偶然发现纸箱里的生活很惬意时,就迅速地着手为自己制作半封闭的生存空间,并带着纸箱大胆的游荡街头,以孩童般的视角来观察这个世界。

从假面意象到方舟寓意的探析,故事的结局主人公的计划都是失败的,但安部没有告诉读者箱男“是在做开始过箱子生活之前的梦,还是在做从箱子走出来之后的生活梦”。[2]在圣经故事中方舟作为拯救寓意的象征,安部同样运用了这一意义,但在充满希望的新生活环境中还是逃脱不了复杂冷漠的社会群体关系所带来的毁灭。

读到这里有人会认为安部是一个悲观主义者,没有设置大团圆的结局。但笔者认为安部是一个理性的而仁慈作家,在封闭空间的设置中,我们看不到人物的改变现状的突破点,但我们读到了执著的行动力,而半封闭空间中的主体与外界的接触更直接也更主动。半封闭空间作为人物主动创造的结果,他们在新设置的生存空间中怡然自得,不再呈现出封闭空间中人物惶恐和矛盾的行为模式,他们开始探索独立思考,以自己的视角重新去审视这个世界和自己。

参考文献

[1](日)安部公房.安部公房全集1[M].東京:新潮社.1972.

[2](日)安部公房.安部公房全作品2[M].東京:新潮社.1972.

[3]安部公房(著),杨炳辰(译).砂女[M].珠海:珠海出版社.1998.

[4]安部公房,王建新(译).箱男[M].珠海:珠海出版社.1997.

[5]叶渭渠.日本文学思潮史[M].北京:经济日报出版社.1997.

[6]叶渭渠,唐月梅.20世纪日本文学史[M].青岛:青岛出版社.1998.

上一篇:无锡客运公司下一篇:加强财政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