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激素缺乏

2024-06-10 版权声明 我要投稿

雄激素缺乏(精选6篇)

雄激素缺乏 篇1

已有医学资料证明, 中老年妇女具有性功能, 对性生活仍有欲望。中国流行病学调查发现, 60岁以上妇女有性要求者占25%~50%;围绝经期及绝经后妇女中存在SD者却占30%~50%, 使绝经后的女性性冷淡率上升至48%。Oksuz等[1]对518例18~55岁女性进行FSFI问卷调查, 其中18~30岁女性SD发生率为41%, 46~55岁女性SD的发生率为67.9%。Avis等[2]的一项研究表明10%~15%的绝经期女性没有性欲, 而少于5%的绝经期女性从来没有体会到性唤起, 这个大样本研究也证实绝经后的女性比围绝经女性手淫的频率明显降低, 这与性交疼痛的增加有关。

1 绝经期女性SD的病因

1.1 非内分泌因素

丧亲、经济问题、退休、孩子离开家、离婚、个人疾病, 或者至亲或者伴侣的疾病可以导致绝经期FSD[2]。配偶性功能的变化 (不管是增强还是减弱) 都会影响女性在性活动中的表现。女性对自我身体的情况及体重增加的不自信, 导致了绝经女性不情愿进行性生活。在Kadioglu 等[3]的研究认为肥胖并不直接影响女性性功能, 但是影响女性情绪。在Jones 等 [4]的研究中证实了在为一批有SD的女性提供了心理指导后, 主要针对他们的个体和人际关系等方面的问题, 女性和其丈夫的关系有所改善, 而且他们的性活动、性交频率都有提高。现发现某些抗抑郁的药物, 如5′羟色胺再摄取抑制剂 (SSRIs) 也可影响女性性反应, 主要表现为性欲、性唤起、生殖道感觉降低及达到性高潮困难。在所有使用的抗抑郁药物中55%为SSRIs, venlafaxine对性功能的影响最大[5]。在2008~2010年, 83%的65岁澳大利亚女性患有高血压、糖尿病、关节炎、中风、呼吸系统疾病其中的2个以上疾病, 而这些疾病均影响着女性性功能[6]。卵巢功能衰退后行子宫切除手术很容易发生FSD, 然而手术绝经的女性比自然绝经的女性更容易发生SD[7]。

1.2 内分泌因素

随着女性年龄的增大, 卵巢进入自然衰退的过程, 由于卵泡是卵巢基本结构和功能单位, 下丘脑- 垂体轴功能发生改变, 继而卵泡不可逆地耗竭而导致绝经。对不同年龄女性的检测结果分析, 女性年龄逐渐增大, 卵巢功能衰退, 卵巢激素分泌减少并出现排卵功能障碍, 具体表现为雌激素水平下降, FSH及LH水平相应升高, P相应不足或严重缺乏。绝经前和绝经后女性体内雌激素水平显著改变, 而雄激素却随着年龄的增加而逐渐下降。阴道壁厚度、阴道皱襞和阴道润滑度均是雌激素依赖性的, 绝经期女性因雌激素缺乏出现了失眠、血管舒缩、焦虑等症状, 也影响了女性性唤起、性器官的反应。雄激素在女性体内可以调节垂体、骨骼、脂肪组织、肾脏、肌肉、血液、子宫、阴道、输卵管、阴蒂和第二性征, 它对女性性冲动、性欲、性幻想、性功能的维持和性满足等方面也有重大影响[8]。

2 女性体内雄激素的生理

2.1 雄激素的合成与代谢

雄激素是十九碳类固醇激素, 天然存在的主要雄激素是雄烯二酮、睾酮和雄酮。女性中主要雄激素产物源自于肾上腺、卵巢和周围组织, 例如脂肪、肌肉和皮肤组织。脱氢表雄酮 (DHEA) 是睾酮和雄烯二酮的前体, 20%由卵巢、50%由肾上腺产生, 30%在血液中由硫酸脱氢表雄酮 (DHEAS) 转变而来。在细胞内睾酮以原形 (脑、肾、肌肉等) , 或经5α还原酶还原成雄烯二酮 (副性腺、骨髓等) 后与受体结合而发挥生理效应。雄激素在大脑中的作用对性行为及性欲有一定的影响。

DHEA是雄激素的活性前体形式, 它可以在周围组织中转化为有活力的雄激素, 对于类固醇类激素持续性的产生有很大作用, 每个组织建立了他自己激素特性 (胞内分泌学) , 避免了循环中的类固醇激素的增加[9]。和DHEA相比, 因为DHEAS不可以穿透过细胞膜, 所以细胞内储存着DHEAS。同时在肝外组织, 雄激素作为雌激素的合成前体, 在不同组织通过芳香化酶的作用合成雌激素。

2.2 雄激素的生理功能

睾酮及其最重要的活性代谢产物雄烯二酮是功能活性大的雄激素。血浆睾酮作为卵巢来源雄激素的标志, 它们在肝脏中灭活, 在肾脏中排泄。雄激素能增强阴道近端NOS活性, 减弱精氨酸酶活性, 使电刺激阈值降低和加强血管活性肠肽 (VIP) 而引起阴道平滑肌松弛反应。性唤起主要由于生殖器血流增加, 雄激素也能调节血液动力学, 增加生殖器的血流, 从而增加了性交过程中生殖器的敏感性、阴道长度和润滑剂的分泌, 同时阴道组织的ARs在调节女性性生理反应方面有一定作用[10]。在大脑的下丘脑和视前区也发现了雄激素和雌激素的受体, 雄激素的受体高出雌激素10倍。动物实验表明, 大脑的这些区域也是芳香化酶活性较高的区域, 因此, 同身体的其他部位一样, 睾酮可能直接通过雄激素受体, 或者通过雄激素转化为雌激素而发挥生理作用[11]。动物实验表明, 通过视觉的性刺激可以激发大脑视前区芳香化酶活性, 促进睾酮转变为雌二醇, 因此, 睾酮在两性的性活动中可能扮演较重要的角色。

3 绝经期女性雄激素水平的变化及其对女性性功能的影响

绝经后女性卵巢功能衰退, 继而下丘脑- 垂体轴功能发生改变, 其合成雄激素能力也相应下降。Davison等 [12]的一项横断面调查研究显示, 女性体内雄激素水平下降始于育龄期, 并随年龄增长下降显著, 至绝经后下降趋势逐渐趋于平缓。绝经期女性血循环中各种雄激素变化具体如下。

3.1 雄烯二酮

卵巢合成的雄烯二酮主要来自生长中的卵泡, 进入绝经期后由于卵泡数目耗竭、卵泡发育不良, 由卵巢合成的雄烯二酮逐渐减少, 至绝经后雄烯二酮的产生率为绝经前的一半。

3.2 DHEA/DHEAS

雄激素产物的减少可能是个生理现象, 尤其是DHEA产生的减少。DHEA及其硫酸盐的主要合成部位在肾上腺, 因而女性体内DHEA及其硫酸盐的水平主要与年龄相关。血浆DHEAS浓度在15~24岁达到高峰, 并随年龄稳步下降, 大于70岁的老年人血浆浓度只有青年人的1/3[13]。在绝经后期DHEA有60%的减少, 导致了活性雄激素减少, 这不仅可以损害骨头、肌肉、大脑、乳腺组织和阴道, 影响脂肪的代谢、胰腺功能和血糖水平, 还可以导致出汗的增多以及女性性欲减弱[14]。

3.3 睾酮

睾酮水平变化与女性绝经期有较强的相关性, 对于睾酮在绝经期女性的变化情况一直以来存在争议。有研究认为, 女性绝经后随着卵巢功能的衰退, 血浆总睾酮及游离睾酮均呈现下降趋势。尤其是手术绝经的妇女, 其循环中睾酮水平在术后显著下降。研究显示, 手术绝经的妇女体内睾酮及游离睾酮水平明显低于同年龄组自然绝经者, 卵巢在绝经后仍有持续分泌睾酮的能力。自然绝经的女性总睾酮水平则下降缓慢, 除与卵巢功能衰退有关外, 还与随年龄增长肾上腺功能减退相关[15]。还需要补充解释的是, 围绝经期及绝经后性激素结合球蛋白增加, 导致游离睾酮活性降低。

Braunstein[16]研究发现雄激素在性欲中起重要作用, 在绝经前后由于雄激素水平降低导致性欲显著下降。目前关于雄激素在阴蒂、阴唇和阴道的生理作用了解较少, 但已有报道提示, 使用雄激素替代治疗提高了更年期妇女的性欲、性高潮反应和性舒适程度。在2010年的一项研究[17]中, 证实了在动物模型中选择性雄激素受体调节器 (SARMs) 在治疗骨质流失、肌肉强度降低、性功能障碍方面的作用。S- 3- 苯氧基- 2- 羟基- 2- 甲基- N- 丙酰胺同型物的合成加强了β环替代物在体外的作用和在体内的药理性活性, 尤其是对女性性功能的改善。此外, 雄激素补充治疗和多巴胺激动剂能提高性欲, 提示雄激素和多巴胺在调节性欲方面起一定的作用, 女性雄激素产生不足和性欲减退有关。对于女性性功能而言, 雄激素有三方面作用:增强对性心理刺激的敏感性, 提高对外生殖器刺激的敏感性, 提高性满意的程度。雄激素水平低于50 pg·ml-1, 这会导致性感觉减弱和阴道的润滑作用减弱, 所以确保雄激素的水平高于这个值是很有必要的[18]。

在普林斯顿共识中, 把性欲的降低、幸福感减少或情绪变化、持续性疲劳和不能解释的骨质流失、肌肉强度降低、头发稀疏及认知能力的改变等系列症状定义为雄激素缺乏综合征[19]。然而在许多绝经期的女性尽管给予雄激素治疗, 但仍会出现性欲减退, 这往往与性激素结合球蛋白 (SHBG) 水平的升高和生物活性的睾酮降低有关, 且由于垂体LH分泌减少, 对卵巢产生辜酮的刺激也减少。SHBG与睾酮的结合力较雌激素高, 当血液循环中SHBG浓度发生明显变化时, 对体内雌、雄激素均有明显影响, SHBG受胰岛素、胰岛素群生长因子、性激素、甲状腺素的调节, 胰岛素浓度增高抑制SHBG合成分泌。性激素、甲状腺素浓度增高时, SHBG合成分泌增高。绝经期女性卵巢功能衰退或减退, 雌孕激素相对或严重不足。Lobo 等[20]发现对健康的绝经期女性 (自然绝经或者手术绝经后半年) 使用甲基辜酮治疗后可以提高性兴趣和性欲, 其作用可能是降低了SHBG水平。当雌激素不足时阴道壁变薄, 易受损伤且不易愈合, 同时阴道较干燥而易感染, 这最终导致阴道干涩、性交痛等。大脑、脊髓相关部位, 尤其是下丘脑也有E2和孕酮的受体存在, E2与P可增加大脑和脊髓内性中枢的兴奋性, 促进脑功能发育, 促进女性会阴、外生殖器神经末梢的发育和敏感性, 故而很多使用激素替代治疗的女性性功能也有明显的改善。1938年Shorr在观察女性绝经与雄激素关系时发现, 雄激素对女性的性欲和性反应的影响大于雌激素单独的作用。

4 雄激素补充治疗:风险和收益

目前有很多方法补充性激素, 包括肌肉注射、经皮、经皮贴剂、凝胶、乳胶、口服睾酮以及甲基睾酮。但是这些方式都没有被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所批准。补充雄激素首先测定血清中雄激素的浓度, 了解患者有无雄激素缺乏。诊断女性雄激素缺乏需要根据病史、体格检查和实验室检查。血清睾酮素的测定从经济观点来说是可行的, 但是由于它的低特异性、放射免疫的低敏感性, 其作用微乎其微, 此外现在还不能检测到极低雄激素, 且目前在女性人群中还没有一个正常值的参照[21]。尽管血清睾酮水平以及其他的一些因素影响他的生物活性, 很多研究仍推荐它在临床中使用的意义, 认为自由睾酮素小于正常生育年龄水平的1/4就证实了有雄激素缺乏综合征[22]。Perzylo 等[23]研究证实绝经后女性血清中DHEA、DHEAS减少, 从而血清中活性雄激素及雌激素也减少。DHEA的使用可以减少骨质疏松、胰岛素抵抗及脂肪细胞的数量, 同时也有雌激素样的作用, 增加阴道黏膜的活性。但是大量的动物实验证实, DHEA的使用可能增加女性乳房癌的发生。在Davis 等[24]的一项研究中, 选取61例患者给予经皮睾酮的补充和安慰组相比, 睾酮组在性唤起、性高潮及性交疼痛方面明显改善, 但是副作用方面和安慰剂组无差别。雄激素还可通过增强成骨细胞分泌生长因子, 抑制骨质吸收刺激因子, 抑制Ⅰ型前胶原的分泌, 刺激骨钙素合成等作用来调控骨代谢过程, 改善女性骨质疏松症状[25]。同时, 雄激素还能改善女性活动能力及肌肉强度[24]。

雄激素的使用也有肝损、座疮、声音音色的改变、阴蒂肥大、女性男性化、增加攻击性行为的风险, 每天服用合适剂量 (300 μg) 睾酮的这些副作用也有被报道。现在仍存在担心:睾酮的且有一大部分雄激素是通过芳香化酶的作用转变成雌激素, 这就增加了子宫肌瘤及乳房癌的危险性。在 Davis的一项研究中给予绝经后女性300 μg睾酮对于改善SD有很大的好处, 但是长期使用后对于乳房的影响至今还不是很明确[18], 而300 μg的雄激素的使用却容易造成子宫内膜的出血, 这与雄激素促使子宫内膜萎缩有关[26]。.有研究发现服用雄激素会导致低密度脂蛋白增加、高密度脂蛋白减少、腹部脂肪的堆积, 从而促进了炎症因子的增加和脂肪连接蛋白的减少, 雄激素过多会增加绝经期女性代谢综合征的发生, 这项研究排除了种族和其他能导致代谢综合征的因素[27]。因而, 另一个问题——关于服用睾酮素的心血管事件发生的可能性凸显出来且仍然亟待解决。

一般来说, 绝经期后性欲低下的女性, 使用生理剂量和轻度的超生理剂量的雄激素是不会出现副作用的。

5 结 论

绝经和年龄并不是性生活的禁忌证, 然而目前有30%~50%的绝经后女性有性功能的问题, 主要与老年女性身体情况、心理、体内激素水平的变化有关。雄激素与女性性功能的关系受到越来越多研究者的关注。雄激素可以明显改善女性性欲低下, 其主要是与中枢中雄激素受体结合, 同样雌激素对于女性性功能的改善也有着很大作用, 可以从中枢及阴道黏膜水平改善女性性功能。在年轻女性中雄激素主要来源于肾上腺、卵巢和周围组织例如脂肪、肌肉和皮肤组织, 然而绝经后女性的雄激素主要来源于肾上腺素。在细胞内睾酮以原形或经5α还原酶还原成雄烯二酮后, 与受体结合而发挥生理效应。性唤起主要是由于生殖器血流增加, 雄激素也能调节血液动力学, 增加生殖器的血流, 从而增加了性交过程中生殖器的敏感性、阴道长度和润滑剂的分泌。与雌激素不同, 雄激素不会因为绝经而体内水平变化明显, 是随着年龄增加逐渐减少的。雄烯二酮、DHEA/DHEAS、睾酮在绝经后均有减少, 然而在围绝经期由于SHBG的减少而导致雄激素相对增加, 绝经期由于雌激素下降不明显, 游离的雄激素也下降了。雄激素可明显改善性唤起、性高潮、性交疼痛感, 也能改善阴道润滑度。雄激素同样可以改善骨质疏松、增加肌肉强度、减少胰岛素敏感度。然而雄激素增加乳腺癌、子宫肌瘤及代谢综合征的风险性, 同时雄激素还有增加女性男性化、座疮、阴蒂肥大的可能。睾酮的使用需要有长期效果的观察和更加深入的研究。

“性”不再是一个隐晦的词汇, 它是维持一个家庭及夫妻关系和谐的纽带, 关注性健康, 还女性一个幸福的生活。

摘要:女性性功能障碍 (female sexual dysfunction, FSD) 是指女性个体不能参与她所期望的性行为, 在性行为过程中不能或难以得到满足, 并造成人际关系紧张, 是一种与年龄相关的、渐进性发展的严重影响女性生活的常见和多发疾病。绝经期女性由于心理、身体、药物及激素水平改变的影响, 绝经后女性比绝经前女性有着更多性功能障碍, 目前对于雄激素与FSD之间的关系已受到越来越多的重视。现有证据表明女性中雄激素的缺乏可以导致FSD, 而且性欲的降低是它的主要表现。并且最近的研究结果表明雄激素补充治疗不仅可以改善性功能障碍, 还能改善情绪、血管舒缩症状。绝经期女性比非绝经期女性更容易发生雄激素缺乏, 所以绝经期女性雄激素的使用受到了重视。目前雄激素的治疗方式很多, 且雄激素使用的副作用也需要进一步的研究。

如何增强男人雄激素 篇2

雄激素是男性一生健康的重要元素:皮肤细腻或粗糙,头发茂盛或稀少,精力充沛或萎靡,性欲高低、生殖器发育以及精子的生成都与雄激素有关。

雄激素有4大作用。1.决定生殖器的分化。雄激素可使外生殖器分化成阴茎,如果胚胎时期缺乏雄激素的刺激,原始生殖器就会向女性型转化。2.刺激男性性器官发育,并使它们保持成熟状态。阴茎、前列腺、精囊发育增大,都需要雄激素的刺激。在雄激素的作用下,男性到青春期就会出现喉结,声带增厚而声音低沉,长出阴毛、腋毛、胡须,骨骼粗壮、肌肉发达。3.促进和维持性功能。男性的性欲要求、性兴奋的发生和勃起能力,都需要雄激素作为动力。4.能明显促进精子生成、蛋白质合成、增长肌肉等。

工作生活压力大、患有慢性疾病、生活方式不良及缺乏锻炼等,都可能导致雄激素下降。一般建议,先通过调节饮食进行补充。1.可适量吃些动物内脏,有助提高体内雄激素水平,改善性功能。2.多吃含锌食物。锌对维护男性生殖系统正常结构和功能有重要作用,锌含量高的食物首推牡蛎,牛奶、豆类等也是不错的选择。3.吃含精氨酸的食物,此类食物的主要特点是黏滑,如鳝鱼、海参等。4.吃含钙丰富的食物,如虾皮、海带等。若雄激素减退严重,要及时咨询医生。

雄激素缺乏 篇3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选取2014年11月-2015年7月本院接诊的62例PCOS患者为观察组, 对照组为同一时期由于生殖系统发生异常导致不孕的62例患者。PCOS患者均符合“中华医学会妇产科学分会内分泌学组及欧洲人类生殖和鹿特丹标准”[3]。对照组为生理期正常且非内分泌性不孕患者, 年龄20~36岁, 平均 (29.4±3.8) 岁;观察组患者年龄21~35岁, 平均 (31.7±2.4) 岁。纳入标准: (1) 所有患者均同意参与该研究, 签署知情同意书; (2) 患者自身没有其他内分泌系统的疾病; (3) 无严重的器官功能障碍; (4) 半年之内及以上未用过激素类药物; (5) 无糖尿病等病史。

1.2 方法

1.2.1 PCOS与雄激素受体基因 (AR)

所有研究对象进行3 m L静脉血的抽取, 再次加入枸橼酸钠进行抗凝, 将其存贮在-80℃的恒温箱中。将蛋白酶K和200μL的血液样本置于离心管中混合均匀, 随后加入缓冲剂反向混合。在55℃环境中, 放置混合液10 min, 在此期间进行5~8次反向混合, 液体变为清亮时为标准。再加入无水乙醇, 充分的均匀混合再加吸附柱[4]。经过离心、4次漂洗后, 静置于室温5 min。在无污染的离心管中, 加入缓冲剂, 静置离心。收集溶液, 测定DNA纯度。对AR目的基因应用PCR技术扩增, 对PCR的产物监测。鉴定CAG序列的多态性和重复次数[5]。

1.2.2 PCOS与性激素结合蛋白基因 (SHBG)

经过采样、提取DNA、扩增SHBG、PCR的产物检测、分析毛细管电泳序列进行鉴定TAAAA序列多态性和重复次数[6]。

1.3 统计学处理

采用软件SPSS 13.0统计学软件分析数据, 计量资料以 (±s) 表示, 比较采用t检验, 计数资料比较采用字2检验, 以P<0.05表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PCOS与AR的关系

2.1.1 两组AR-CAG片段重复多态的分布状况

统计分析研究对象的AR-CAG, 重复数范围在11~33。两组患者的重复数主要集中在21、22、23。观察组患者所占的比例分别为:28.03%、32.49%、30.84%;对照组患者所占的比例分别为:29.85%、36.66%、28.75%, 两组数据比较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 (P>0.05) 。

2.1.2 AR-CAG重复多态性分布情况

按照两组患者的AR-CAG重复多态性分布, 22作为分据点, 分为长、短两重复组。短重复组 (n≤22) 在观察组、对照组中的比例分别为48.39% (30例) 、51.61% (32例) ;长重复组 (n>22) 在观察组、对照组中的分布分别为51.61% (32例) 、48.39% (30例) , 两组数据比较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 (P=0.684、0.497) 。

2.1.3 观察组患者高雄激素血症与AR-CAG的重复多态性关系

根据观察组患者血清中睾酮的浓度值, 以0.7 ng/m L为界线点, 将其分为高雄激素血症组34例和雄激素正常组28例。观察组中, 短重复组在高雄激素血症组的分布为52.94% (18例) , 在雄激素正常组分布为42.86% (12例) ;而长重复组在高雄激素血症组的分布为61.76% (21例) , 在雄激素正常组的分布为39.29% (11例) , 上述数据比较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 (P<0.05) 。

2.1.4 观察组患者胰岛素抵抗与AR-CAG的重复多态性关系

根据血清中的胰岛素水平, 以空腹血清胰岛素水平60 pmol/L作为参考, 将观察组患者分为胰岛素抵抗组 (>60 pmol/L) 36例和非胰岛素抵抗组 (≤60 pmol/L) 26例。短重复组中胰岛素抵抗组分布比例为56.67% (17例) , 非胰岛素抵抗组分布比例为43.33% (13例) , 比较差异无统计学统计意义 (P>0.05) 。长重复组中胰岛素抵抗组分布比例为59.38% (19例) 、非胰岛素抵抗组的分布为40.63% (13例) , 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 (P>0.05) 。

2.2 PCOS与SHBG的关系

2.2.1 比较两组患者的SHBG-TAAAA分布情况

通过琼脂糖凝胶电泳检测、毛细管电泳序列分析, 能够检测出SHBG-TAAAA的13种基因型, 两组SHBG-TAAAA基因型的分布情况比较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 (P>0.05) , 见表1。

2.2.2 观察组患者SHBG-TAAAA重复多态性与胰岛素抵抗的关系

根据以上的分组方式, 观察组患者分别分为胰岛素抵抗组 (n=36) 和非胰岛素抵抗组 (n=26) 。两组患者的9/9基因型分布情况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P<0.05) ;其他分布比较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 (P>0.05) , 见表2。

3 讨论

多囊卵巢综合征 (polycystic ovary syndrome, PCOS) 的致病机制比较复杂, 导致该病发生的主要原因为内分泌不平衡和卵泡发育出现异常引起的。胰岛素抵抗和高雄激素血症属于内分泌失调病理基础, 而且卵泡发育发生停滞会减少成熟卵泡的生成量减少, 或者成熟卵泡的排出发生障碍[7,8]。最近几年来, 许多临床研究表明其与雄激素受体基因 (AR) 、性激素结合蛋白基因 (SHBG) 、卵泡发生异常及内分泌失调有密切联系。

雄激素受体影响着雄激素的发挥作用, 所以AR的表达会在雄激素活性中起着关键性作用。在机体的各个器官中雄激素均会有所表达, 生殖器官中该激素的表达达到最高[9]。编码AR的基因主要位于Xq11-12位点上, 其中含7个内含子、8个外显子。且种族及地域性对CAG产生不同的影响, 例如在欧洲在8~39, 美洲在8~30。近年来研究表明, 地域相同但不同种族的人CAG的多态性有着明显差异[10,11,12]。所以, AR基因表达也有相对稳定性。随着CAG重复次数的增长, AR基因的转录活性会减弱。

性激素结合蛋白在机体中可起到特异运输功能, 能把雄激素和雌激素送达到器官。且SHBG编码基因主要位于17p13-12位点, 且重复序列 (TAAAA) 的重复次数与编码基因的转录活性有密切联系[13,14,15]。性激素被运送各作用器官上, 还受血浆SHBG水平的多样性影响, 主要通过体液循环, 或者直接作用等影响方式。所以, 根据近年研究, 可以利用血浆中SHBG的水平能够用来判断体内胰岛素水平。

本研究主要对POCS患者的AR进行观察, 结果显示, 两组患者在CAG重复序列多态性上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 (P>0.05) , 且所有患者在短重复组和长重复组的分布状况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 (P>0.05) 。研究结果也表明PCOS的患病率与CAG重复序列多态性无直接联系, 但是也不能排除该基因在PCOS的发病上有潜在因素的可能[16,17,18,19]。另外, 对62例PCOS患者单独研究, 短重复组在高雄激素血症组的分布为52.94% (18例) , 在雄激素正常组分布为42.86% (12例) ;而长重复组在高雄激素血症组的分布为61.76% (21例) , 在雄激素正常组的分布为39.29% (11例) , 该结果表明AR-CAG的多态性在高雄激素血症发生率上起着重要作用, 且短重复组更易引起雄激素血症的发生相比于长重复组。主要原因由于短重复序列会提高雄激素的转录活性, 加速了雄性激素的分泌, 机体的内分泌发生失衡, 更加引起高雄激素血症的发生[20,21,22]。所以, AR-CAG的多态性也是PCOS发生的另外潜在致病因素。短重复组中胰岛素抵抗组分布比例为56.67% (17例) , 非胰岛素抵抗组分布比例为43.33% (13例) , 差异无统计意义 (P>0.05) 。长重复组中胰岛素抵抗组分布比例为59.38% (19例) 、非胰岛素抵抗组的分布为40.63% (13例) , 进一步表明胰岛素抵抗与AR-CAG的多态性无直接相关性, 可能是由于AR-CAG的多态性是在影响雄激素水平的同时, 间接影响胰岛素的分泌。

本研究发现, 与国外相关报道的所有患者的SHBG-TAAAA的13种基因型存在明显差异相比, 本文并未得出相似结果, 这可能与患者的种族、地域不同有关;也可能与该研究的所选取的患者例数有关系, 该结论目前还未被认可。在对62例PCOS患者单独研究中发现, 9/9基因型的分布在胰岛素抵抗组和非胰岛素抵抗组中存在显著性差异 (P<0.05) 。该结果可以推断出, PCOS患者的胰岛素抵抗会与9/9基因型TAAAA的多态性有一定的联系。

综上所述, PCOS的发生与AR、SHBG有一定关系, 可对PCOS的检查指标、PCOS防治、及早诊断起重要作用。

摘要:目的:研究观察多囊卵巢综合征 (polycystic ovary syndrome, PCOS) 患者的雄激素受体基因和性激素结合蛋白基因的情况。方法:选取2014年11月-2015年7月本院接诊的62例PCOS患者为观察组, 同一时期由于生殖系统发生异常导致不孕的62例患者为对照组。提取所有患者血液标本的DNA进行基因扩增、琼脂糖凝胶、毛细管电泳等检测, 观察研究PCOS患者的雄激素受体和性激素结合蛋白基因的情况。结果:观察组SHBG-TAAAA基因型多态性与胰岛素抵抗的研究中, 发现9/9基因型的分布在胰岛素抵抗和非胰岛素抵抗两组中存在统计学差异 (P<0.05) ;观察组中, 短重复组在高雄激素血症组的分布为52.94%, 在雄激素正常组分布为42.86%;而长重复组在高雄激素血症组的分布为61.76%, 在雄激素正常组的分布为39.29%, 两组数据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P<0.05) 。结论:雄激素受体基因和性激素结合蛋白基因与PCOS相关, 可对PCOS的检查指标、PCOS防治、及早诊断起重要作用。

雄激素并非只与“性”有关 篇4

睾酮:男性体内最主要的雄激素

说起雄性激素,很多人可能会有所耳闻。其实雄性激素中的“生力军”就是睾丸酮,也称睾酮。中国性医学委员会副秘书长、解放军总医院泌尿外科副教授何学酉表示,男性睾酮的变化对男性身体的活力、体质和性功能有着重要的影响。睾酮有95%分泌自男性睾丸,男性的肌肉、骨骼、性功能、血糖、血脂和神经系统都会受睾酮水平的影响。

从40岁开始,男性体内睾酮开始递减性下降,这对于男性整体的健康状况都会产生一定的影响。何学酉表示,中年男性缺乏睾酮会导致体质下降、性能力衰减,进而影响家庭生活和工作;老年男性睾酮下降不仅会出现以上症状外还会因缺乏睾酮而导致骨质下降,此外,高血压、血脂异常、糖尿病等患病人群也可能存在睾酮水平低下的情况。

对睾酮缺乏的知晓率不到20%

睾丸酮和男性的身体健康有直接的关系,但是调查显示我国男性睾酮分泌的情况却并不乐观。国家人口计生委科学技术研究所副所长谷翊群曾领衔进行国内首个针对中老年男性的健康状况调研,评估结果显示:我国40~49岁男性LOH(迟发性性腺功能减退,也被称为男性更年期)发生率为19%;50~59岁男性上升至38%,60~69岁男性则高达56%。

谷翊群表示,男性人到中年,会面临LOH引发的一系列症状与疾病,很多男性只是觉得这是因为年龄增大导致,其实这些都与睾酮激素下降有关。与如此高的患病率形成鲜明对比的,却是疾病的知晓率极低:在上述调查中,被调查的40~69岁中老年男性群体中,对睾酮缺乏的知晓率不到20%。

睾酮缺乏可能致“中年危机”

很多子女都会觉得父亲到了四五十岁的时候就像变了个人一样,整天焦躁不安,还会为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儿发脾气。北大医院男科中心副主任医师张志超表示,这其实正是男性衰老的一种表现。情绪和认知功能障碍,是判断男性进入更年期的重要症状之一。在这个时候男性容易出现失眠、情绪低落、喜怒无常、缺乏信任感、自信心下降、工作效率降低、记忆力下降等问题。

张志超表示,男性开始出现焦虑、失眠等情绪,一般在40岁以后,除了此年龄段的男性复杂的社会和家庭角色带来的工作和生活压力外,与体内的雄激素水平的改变也有很大的关系。有研究指出,低睾酮水平者的抑郁症发生率高于睾酮水平正常者。

年纪大了,还会出现失眠、记忆力减退以及思维反应和智力减退等,很多人以为这是年老所致,“许多中老年人晚上睡不着,坐车、看电视时却总是打盹;记忆变差,丢三落四。”张志超说,这可能与睾酮水平低有关,因为人体的睾酮水平对情绪和认识功能有重要调节作用。

世卫组织调查数据显示,男人在40岁开始,体内的睾酮水平会以每年1%~2%的速度递减。然而此时的男性出现焦虑、失眠、抑郁、记性差时,往往会认为是工作和生活所致,“再加上‘男儿有泪不轻弹’的心理作怪,中年男性更会把那些负面情绪隐藏起来,不像女性更年期那样明显。”张志超说,等到60~70岁睾酮水平大幅度偏低时,对生理和心理产生的影响就明显地表现出来了。

补充睾酮应在专业医生指导下进行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男科主任医师姜辉表示,目前一些研究发现,坚持体育锻炼确实能有效地延缓中老年男子部分雄激素缺乏综合征的发生。

及时补充睾酮是预防男人早衰的重要方法,男性睾酮下降一般在35岁左右开始,随着年龄增长睾酮会渐行性递减,体外补充和健康的生活习惯对于稳定睾酮十分必要。具体来说,就是当睾酮降低时,要及时补充,并且尽量在晚上十点半前睡觉,因为睡得太晚身体代谢不好,导致体内睾酮降低,对性功能的恢复造成不良影响。而对于老年男性,体质下降、骨质疏松等衰老症状明显时,要适时补充睾酮,避免导致健康恶化。

就像目前雌激素治疗已经被认为是女性更年期治疗的主要方式一样,一些男性也需要补充雄激素来解决更年期问题。在专业医生的指导下补充睾酮,可有效改善中年男性最为困扰的性欲减退问题,并对抑郁、失眠、情绪不稳、骨质下降等症状有改善作用,同时也有利于心、脑等重要器官的正常运转,对男性的远期健康有积极的作用。

(摘自《新京报》)

雄激素缺乏 篇5

男性精子异常:男性精子异常主要包括精子数量少、精子畸形率高或活动度差, 是引起男性不育的重要原因。占男性不育的30%本文主要讨论由雄激素受体异常引起的少精, 精子畸形及精子活动度差。

2 雄激素受体异常引起精子异常的相关机制

2.1 雄激素受体异常导致精子异常主要原因:AR的8个外显子编码4个功能区域:N端转录激活区NTD (由外显子1编码) 、DNA结合区DBD (由外显子2、3编码) 、铰链区和配体结合区LBD (由外显子4-8编码) 。[1]当精子在分化过程中, AR作为配体依赖性转录因子, 在其过程中调控雄激素反应性基因的表达。当配体结合区的基因发生突变时, 因其干扰了受体结合区之间以及结构区和辅助激活因子间作用, 可出现雄激素诱导的受体基因转录激活能力减弱。导致雄激素不敏感、生精功能低下。而雄激素在精子的成熟及正常形态的维持中起到重要作用。

2.2、精子由精原细胞在睾丸中形成, 其发生可分为有丝分裂期、减数分裂期及精子形成期三个时期。而睾丸由曲细精管和间质组成, sertoli (支持细胞) 和各级生精细胞为精子的发生提供营养和支持。在曲细精管的管壁内, 还存在一种肌样细胞 (myoid cell) , 起作用是为曲细精管的收缩提供动力。而间质主要是由leyding细胞组成, 体内90%以上的雄激素都是由此分泌, 上述细胞中, 除原始生殖细胞表面是否存在AR存在争议, 余下的细胞均是对雄激素敏感的细胞。

近年来国内外研究表明, AR与男性精子生成障碍有密切关系, 精子的发生启动和维持需要依赖下丘脑-垂体-睾丸功能, 在机体环境中, 睾酮通过AR的介导直接作用sertoli细胞, 使精子成熟, 当AR与配体结合后, 空间构象发生变化, 使之活化, 活化后的AR以2聚体的形式与靶细胞核中的特定DNA序列-雄激素效应元件 (ARE) 结合, 并使其转录因子相互作用, 从而调节靶基因表达, 产生效应。当AR基因突变时, 引起精子的发生障碍, 现有研究证实, 在胚胎干细胞水平时, 敲除动物的AR基因, 可致动物成年后无精子形成, 而精子的发生停留在第一次减速分裂时期, 即粗线期。[3]

在动物实验中, 当sertoli细胞中AR发生缺失或者突变时, 可导致内外生殖器发育正常, 睾丸下降良好, 但是生精细胞却大多停留在第一次减数分裂阶段。通过该研究表明, 雄激素在生精过程中, 不通过受体发生作用, AR是在介导sertoli细胞以及其与生精上皮之间的连接上起重要的作用。[4.5]针对myoid cells, 当其AR基因异常时, 实验动物的精子密度较之正常动物明显降低。[6]而当leyding细胞中AR发生缺失或突变时, 可导致该动物模型大体发育正常, 而睾丸和附睾均小于正常, 精子发生阻滞与圆形精子细胞。[7]因此可以认为精子的最终分化和在输精管的释放都依赖于AR且对AR的缺失高度敏高, 即在精子在最终形成正常形态时, AR起到了重要作用。

3 AR在精子异常中的研究进展

研究表明, AR的变化和男性的多种疾病有相关性, 并且不育的男性患者与正常男性相比, AR变化具有统计学意义, 随着分子生物学的技术发展, AR的生物学作用得到了更多的研究, 雄激素在分子水平由AR介导, AR与配体结合后发生空间构象的改变, 使受体活化后特异性与ARE结合。然后与其他的转录因子相互作用来调节靶基因表达。产生其正常的生物学效应。现有研究表明精子发生阻滞可分为两类:1、AR基因的氨基酸序列变化引起点突变导致AR效应发生变化及雄激素不敏感;2、AR基因的末端多聚腺苷酸酸谷氨酰胺片段发生变化导致男性不育。Hiort等筛查了180例男性生精功能低下的患者, 发现在AR基因突变中, 有2例是Pro390Ser突变, 表现为少精及精子形态异常。Lund的研究发现生精障碍的患者中, AR的Gln58Leu突变。[9]因此, 有学者推测, 突变基因的AR在与激素结合时, 活性下降, 导致相关的雄激素水平也相应下降。对整个生精过程产生影响, 表现为严重的生精障碍。

4 结语

男性精子异常是男性不育最常见的原因, 虽然造成男性精子异常的原因并不明确, 但是, 现有研究证实AR的变化确能造成男性在产生精子及维持精子的正常形态上起到明确的作用, 因此对其产生该作用的具体机制的研究能够帮助我们在早起发现及治疗上有着积极的作用。

参考文献

[1]袁纯, 刘嘉茵等.雄激素受体基因多态性与雄激素代谢紊乱疾病的相关性[J].国际生殖健康杂志.2013, 27 (1) :26-28

[2]KRUPA A, PREETHI G, SRINIV ASAN N.Structural modes of stabilization of permissive phosphorylation sites in protein kinases:distinct strategies in Ser/Thr and Try kinases[J].Journal Biology, 2004, 399 (5) :1025-1039

[3]Tan KA, De Gendt K, Atanassova N, et al.The role of androgens in sertoli cell proliferation and functional maturation:studies in mice sith total or sertoli cell-selective ablation of the androgen receptor[J].Endocrinology, 2005, 146:2674-2683

[4]Denolet E, DE Gendt K, Allemeeresch J, et al.The effect of a Sertoli cell-selective knockout of the androgen receptor on testicular gene expression in prepubertal mice[J].Mol Endocrinol, 2006, 146:2674-2683

[5]Kerkhofs S, Denayer S, Haelens A, et al.Androgen receptor knockout and koock-in mouse models[J].J Mol Endocrinol, 2009, 42:11-17

[6]Xu Qingquan, Lin Hungyun, Yeh Shauk-Der, et al.Infertility with defective spermatogenesis and spermatogenesisin male mice lacking androgen receptor in Leydig cells[J].Endocrine, 2007, 32:96-100

[7]余秋健, 梁朝朝, 张贤生等.男性不育症患者外周血白细胞雄激素受体的改变及意义[J].生殖与避孕, 2007, 27 (1) :50-51

[8]张新宇, 李汉忠, 李宏军等.雄激素受体基因敲除对精子发生的影响[J].基础医学与临床.2010, 30 (9) :1005-1009

[9]阮健, 杜卫东等.男性不育与基因缺陷[J].遗传2010, 32 (5) :411-422

[10]刘菲, 蒲力力, 环境内分泌感染无对男性生殖健康影响的研究进展[J].生殖医学.2006, 15 (6) :425-428

雄激素缺乏 篇6

1资料和方法

1.1 一般资料

2004年4月至2007年10月收治可被评估的再障124例, 男69例, 女55例, 年龄11~63岁, 平均32.5岁, 疗前病程4~12个月, 平均时间5.8个月。入院时血象白细胞 (2.10±1.46) ×109/L, 血红蛋白 (40.54±9.6) g/L, 血小板 (24.60±9.92) ×109/L;随机分为两组:治疗组64例, 对照组60例。两组在年龄、性别、及病情严重程度等方面无明显差异性。

1.2 治疗方法

治疗组采取免疫抑制剂环孢菌素A (CsA) 4 mg/ (kg·d) 联合雄激素康力隆4~6 mg/d治疗, 对照组单用康力隆治疗, 两组均辅以维生素B6、叶酸, 同时给予肝太乐0.1~0.2 g, 3次/d, 肌苷片0.1~0.2 g, 3次/d, 保肝治疗, 利血生、氨肽素辅助治疗。Hb <60 g/L输注红细胞, PLT<10×109/L输浓缩血小板。停止输血后出院在门诊治疗, 每月查血象、肝功能、肾功能、血糖, 观察不良反应。连续用药6个月时评定疗效。

1.3 疗效评定标准

参照1987年全国第四届再障学术会议制定的标准[1]:基本治愈;缓解;明显进步;无效。

1.4 统计学方法

数据以 (x¯±s) 表示, 采用t检验, 计数资料采用χ2检验, 以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结果

注:治疗组与对照组在*治疗后结果比较有明显差异性 (P<0.05)

2.1 两组血象及疗效比较见表1。

两组比较, 治疗组各等级疗效及总有效率均高于对照组 (P<0.05) 。

2.2 不良反应

免疫抑制剂联合雄激素在治疗的病例中, 有毛发增生、齿龈肿胀、面部痤疮等不良反应, 未发现明显肝肾功能损伤。

3 讨论

虽然再障的发病机制尚未完全明确, 经过多年来的临床与基础研究, 再障的免疫紊乱介导致病机制已有定论。研究表明AA的骨髓造血功能衰竭[2]主要与活化的细胞毒性T细胞有关, CIL的活化与增殖主要局限于骨髓这一靶器官。CsA治疗再障的作用机制 [3] 可大致归纳为:① 调节T细胞亚群比例;②抑制T细胞表达白介素-Ⅱ受体, 生成白介素-Ⅱ及T细胞对白介素-Ⅱ的反应性;③抑制了T细胞生成γ-干扰素、肿瘤坏死因子和白介素-Ⅱ对造血的负调控;④间接提高CFU-GM生长。雄激素是国内传统治疗再障的药物, 具有刺激肾脏产生促红细胞生成素, 促进红系增生以及提升粒细胞和血小板的作用[4]。通过数据分析免疫抑制剂联合雄激素治疗再障疗效明显优于单用雄激素。

参考文献

[1]第四届全国再生障碍性贫血学术会议.再生障碍性贫血诊断标准.中华血液学杂志, 1987, 8 (8) :封四.

[2]何广胜, 邵宗鸿.再生障碍性贫血的免疫抑制治疗现状.中华血液学杂志, 2002, 23:611-613.

[3]张乃红, 邵宗鸿.环孢菌素A治疗再生障碍性贫血的疗效和机制.中华血液学杂志, 1998, 19 (4) :218.

上一篇:植物间的私语下一篇:嵌合体分析